2023-07-11 23:39:28

【“疫情防控 四川在行动”征文】驼铃 ​​​‖ 飞进家门的蝙蝠

作者:驼铃 来源:四川省西充县 自由撰稿人 发布时间:2020-05-15 11:27:45 浏览次数: 【字体:

飞进家门的蝙蝠

驼 铃

天黑下来的时候,汪芳起身去关窗户。幸福小区已进入第10天疫情防控管制,这个春节过得孤单、冷清、憋闷、恐慌,哪儿都不能去,一个人待在屋子里,吃了睡睡了吃,再就是看看新闻了解疫情状况,跟丫丫视频。

丫丫寒假去了乡下爸妈那儿——年年都是这样,二老对外孙女宝贝得很,一放假便来接走,丫丫也乐意去乡下疯玩。本来说好跟往年一样在腊月二十八回城来过年的,谁知二十七晚上便开始封城封路封村封小区,任何人来往进出都会受到严格盘查管制。让汪芳更为郁闷的是,这边丫丫与爸妈只能留在乡下过年,那边在人民医院上班的丈夫志勇像变了个人,好几天不见回家。打电话过去,不是不接就是一句“疫情严重得很,没啥事别打电话给我”,便挂了电话,等丈夫主动打来电话的时候,汪芳如遭电击一般蒙了。

“啥?马上出发驰援武汉?杨志勇你疯了?!”汪芳哇一声便哭起来。

“你放心,我是医生,知道如何防护。”丈夫柔声说,“乖,好好在家待着,等我回来。”

整天无所事事让人变得慵懒。汪芳伸手去关窗玻璃的时候慢了半拍,一个黑影猛然扑了进来。汪芳恐惧的目光随那黑影在室内旋转,一圈、两圈、三圈……终于,那黑影似乎被茶几上鲜艳芳香的苹果吸引,收了翅膀徐徐着落……

“妈呀!”汪芳瘫在了地上,霎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难怪昨天早上拿苹果吃的时候发现有啃咬过的痕迹,天啊,我吃了蝙蝠吃过的苹果!! 

汪芳扶着墙好容易才站了起来,跌跌撞撞逃回卧室,抓起扔在床上的手机,刚拨了丈夫志勇的电话忙又挂断;他自从去了武汉就没接过自己打过去的电话,偶尔主动打个电话回来也绝不会超过3分钟,再说他人在武汉鞭长莫及的于事无补。找物业管理处吧,让他们来先把那只可恶的魔鬼弄走!

“杨三,不得了了,我家里飞了只蝙蝠进来……”杨三是志勇幺爸的孩子,3年前退伍回来志勇通过关系给他找了这份小区门卫的工作。杨三在电话那头说嫂子你别怕,我们马上就过来。

杨三拿着平时用来网鱼的长柄网罩,与拿着长柄扫帚的门卫老梁叫开汪芳家门的时候,一眼便看见了那只贪婪在茶几苹果上的蝙蝠。杨三对老梁说,如果我没罩着它,你要勇敢而又灵活地打击这个入侵的恶魔哈。老梁说杨队长你放心,咱是退役不褪色的战士,召必到到必战战必胜,保证坚决彻底狠狠打击来犯之敌,捍卫国家和人民生命财产安全!

两人于是蹑手蹑脚向茶几靠近,没想到杨三伸出的长柄鱼网罩快准狠,似乎轻而易举地便围困住了敌人;老梁没了“立功表现”的机会有些失望,扔下手中高高举起的扫帚,从屁股后面掏出个蛇皮米口袋来迅速靠近茶几,说杨队你把敌人与苹果慢慢地稳稳地往茶几边沿挪,这场运动战在我没有扎紧口袋之前你千万不能麻痹大意放跑了阶级敌人哈!让我们并肩战斗,为党和人民立下汗马功劳。杨三说好,胜利属于我们!胜利属于祖国!胜利属于人民!

躲在一旁的汪芳,被两人的即兴表演逗得一时忘了恐惧“扑哧”笑出声来。

战斗干净利落结束,大获全胜。

老梁用绳子一边扎紧口袋一边对汪芳逗趣:“报告首长,敌人已被我部坚决彻底消灭,你看这战果是留下还是我们负责带走?”

汪芳生怕两人真把那袋子留下似的,慌忙说带走带走,感谢感谢!便拿了这个春节没机会撒出去的红包塞给老梁和杨三。两人推辞一番喜滋滋收了。

杨三觉得临走应该安慰一下嫂子,这个春节本来大家就过得实在不容易,何况嫂子一个人在家,又偏遭蝙蝠惊吓。疫情下的杨三很上心,说起蝙蝠头头是道:

“嫂子,刚才歼灭敌人的时候我看清楚了,这是只常年栖息在城市里的蝙蝠,跟那只携带新型冠状病毒的蝙蝠不是一个妈生的。新冠病毒潜在天然宿主是菊头蝠,它的活动区域在山区,生存的关键是找到洞穴作为栖息地,不会进入市区的。即便是菊头蝠,也并不是每一个个体都有新冠的原始病毒,携带病毒的个体比例很低。实际上,蝙蝠和蝙蝠之间的形态、习性差异简直是天上地下,是否携带病毒、携带什么种类的病毒也天差地别……”

杨三这一番话不说还好,汪芳越听越起疑,这杨三平时就嘴甜讨巧,把个认识不久的女朋友小丽哄得不顾家人反对的死心踏地,何况他又不是医生,这番话听起来就没得说服力,我能轻易相信了?再说蝙蝠与蝙蝠虽然不同,总归是携带病毒的,不携带新冠病毒也会携带别的什么病毒吧?疑心生暗鬼,汪芳立即感觉出头晕脑胀全身发热,呼吸好像也困难了,不由重又恐惧起来。

“杨三老梁你们快走,我八成被蝙蝠感染了病毒,不能再传染给你们!”

“真的?!”两人慌忙捂紧口罩往外逃。“快打急救电话!!”

汪芳被120急救车拉到人民医院检查,主治医生是志勇的同事刘洋,汪芳认识。

体温正常。呼吸正常。未有其他症状。

“怎么就正常了?新冠病毒不是有14天的潜伏期么?我强烈要求住院隔离观察!志勇在战疫前线拿命相搏,你们在后方的总应该保证他家属的生命安全吧!”汪芳放声哭起来,“志勇啊,你说好要我等你平安回来的,我不能让你失望啊……”

刘洋见汪芳哭天抢地的有些猝不及防,讪讪地看着汪芳不知如何是好,直到院长卢一鸣的及时出现才解了围。

“刘医生,让汪芳住院隔离观察吧!”

“可是院长……”

“我知道你想说啥,她没有感染,住院部也没了床位对吧?我特批,把那间留给重症患者的特护房给她。她说得对,希望这场疫情大家都好好的。我们都要好好地等待杨志勇医生他们平安归来。”

汪芳闻言忙起身往外走:“算了吧卢院长,我好像没被感染,还是先回家自主隔离观察,免得给你们添乱。”

(作者系四川省散文学会会员,打工作家)


作者简介

驼铃,原名何骑鳌,也用笔名何其傲,四川省西充县人,四川省散文学会会员,打工作家,曾任广州某杂志编辑,文字散见多家报刊杂志。  

来源: 四川省西充县 自由撰稿人
终审:谢灵慧
分享到: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
×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