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文化纵横>庆祝建党百年>详细内容

【庆祝建党百年征文】马士弘:投笔从戎入黄埔 血战八年驱强虏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发布时间:2021-04-05 19:13:10 浏览次数: 【字体:

马士弘

投笔从戎入黄埔 血战八年驱强虏

马士弘(1911-2016),族名马千毅,男,四川省忠县(今重庆市忠县)石宝乡人,黄埔军校第十一期毕业生,1937年加入国民革命军第十五集团军。先后参加淞沪会战、常德会战、石牌保卫战等。1949年跟随罗广文兵团起义。1975年在成都市食品公司退休。曾任成都市第二届人大常委会常委,成都市政协六届、七届委员会特邀委员,成都市武侯区文史委员会委员。

2015年6月16日,马士弘向采访人员讲述当年戎马生涯(成都市武侯区地方志办 供图)

弃笔从戎驱强虏

 1911年马士弘出生时,家里只有一块地,生活十分贫困。马士弘父亲马玉之,曾任四川省洪雅县两任县长,对子女们的要求很严格,经常教育他们:但求无愧于心,岂能尽如人意。1934年,马士弘在北京读大学,耳闻目睹日本侵华,日军在中国做了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义愤填膺,就想拿起枪杆子打日本鬼子。恰逢黄埔军校在北京招生,他立即报名,并成功考进了黄埔。

 1937年,马士弘从黄埔军校毕业后,加入当时由陈诚率领的第十五集团军。从参加淞沪会战开始,一直到日本投降,马士弘先后参加了淞沪会战、武汉会战、宜昌战役、常德会战、长沙会战和石牌保卫战等6次战役,始终奋战在前线。淞沪会战时,马士弘任连长,他所在的那个团1700多人,八年打下来只剩28人,绝大多数都牺牲了。据马老回忆:“淞沪会战时,我在左翼战区十八军所属部队。下午3时许,敌作梯形掩护后退,我军乘机分割包围,展开白刃战,犹如古战场。在枪与枪、刀与刀撞击之后,我们扑向前去,和敌人扭打成团。双方伤亡都很大。”

 石牌保卫战中,马士弘正在指挥战斗。日军的机关枪子弹到处乱飞,他刚刚一摆头,子弹就擦着额头飞过去了。一个士兵看到马士弘在流血,就说:“营长你受伤了!”他一摸全是血,才晓得自己受伤了,开始还不觉得疼,只以为是汗水。虽然受了伤,但考虑到当时副营长的下巴被打掉了,前方战事紧急,马士弘做了简单的包扎后,就继续指挥战斗。那颗子弹,在马老的额头上留下了永远的疤痕。

 常德会战时,日军的炮弹打在石头上,炸碎的石头飞过来把马士弘的腿打断了,因此,他变成了一条腿长一条腿短,从此走路都非常困难。常德会战后,日军逃跑时,从湖南常德、慈利、临澧等地抓走了2000多名年轻妇女,马士弘就带着部队去追赶日军。当时是冬天,天气寒冷,这些蓬头垢面的妇女都没有鞋穿,只能光着脚走路。历时一个多月,走了1000多里,期间这2000多名妇女死的死,跑的跑,最后只剩下500多人。过长江时,中国军队把道路挖断后,汽车无法继续行驶,日军觉得无法带走这些妇女,就将她们秘密关押在一处寺庙里,泼上汽油,想把她们烧死。马士弘的部队刚好从那里经过,看到寺庙着火了,就立刻进去,打开大门,把火扑灭。妇女们以为是日本人,就在里面躲着不肯出来。马士弘站在凳子上,对她们说:“我们是中国士兵,日本人被我们赶跑了,你们赶快出来吧!”就这样马士弘和他们的战友们解救了521名妇女。后来部队到了湖南,有一天我们正在烤火,一个老婆婆带着两个年轻女娃娃,在门外用手指马士弘,副官看到了,就对她们说:“那是我们营长,你要有什么事就进来说!”老婆婆进来后,立即跪下磕头。马士弘以为有士兵犯了法,老婆婆是来告状的,就对她说:“你说实话,来认一认是谁做了坏事。”她却一直摆头,说:“我的孩子是你救下来的。”大家才知道她的孩子是被救的521名妇女之一。

日军罪行罄竹难书

 2015年,成都市武侯区地方志办公室采访马士弘,他回忆说:“有一个小镇,鬼子来了后,年轻人都躲起来了,屋里只剩下老婆婆和娃娃。日本鬼子就让老婆婆、娃娃给他们做饭。当时没有米,鬼子就把二十几个老婆婆全部奸杀了。我们打宜昌战役时,有一个地方的村民看到日本鬼子来了,都躲到山里去了。有一个农家妇女病了,就和她老公一起留了下来。鬼子到了后,看到一个病妇在床上睡着,就对她进行强奸。妇女反抗时,丈夫从外面回来,看到日本鬼子在床上,怒火冲天,就拿起弯刀,把日本鬼子的脑袋砍成两半,然后把鬼子拖到厕所里。后来又有七八个日本鬼子来了,看到这个鬼子被农民砍死了,就把农民逮起来,用铁丝从他身上穿过去,把他吊在外面树上,用火从他头发那里开始烧,农民被活活烧死了。当时病妇只能悄悄躲起来。日本人把病妇找到后,拖出来,就对她进行轮奸。病妇反抗时把日本鬼子的鼻子咬掉了。日本鬼子先到屋子外面去,把很粗的松树枝砍断,并用军刀把松树枝削尖,然后把病妇的衣服脱光,最后用松树枝从病妇下体戳下去。病妇惨叫一声就死了。这是一个农民亲自看到的。后来我们部队到那里时还看到树上吊了七八个人。当时我们这个部队都是四川士兵,这些士兵看到日本人惨无人道,义愤填膺,决心报仇雪恨,保家卫国。日军每经过一个地方,都要把锅戳烂,把木桶烧了,把房子弄垮。日军罪行真是擢发难数!”

 马士弘还说:“1995年,王鹤标回大陆探亲访友时,将其在南京大屠杀中的亲身经历告诉了他。1937年12月13日凌晨,南京保卫战失利,当时王鹤标是国民党革命军八十八师二六四团少校政训员,他们部队坚守到最后,最终还是被完全打散了。在闻知南京城周边已被日寇占领,出逃无望时,王鹤标便脱下军装,穿上找来的便服,随着难民群涌进教会设立的难民收容所。在难民收容所里,他目睹了日军的罪行。12月15日上午,10多个日寇强行拖走了3名年轻妇女,当时一位母亲跪地哀求,说自己愿替代女儿去,结果被日寇踢倒了。17日上午,约3000名男青年被赶上车,之后再也没有回来过。下午,约1000名年轻妇女被拉出去,一些日寇当场就对她们动手动脚,反抗者被他们刺死,日寇拎起还在滴血的头颅狂叫乱舞。短短一天,5000多人的收容所,所余不到700人。”

 195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特别军事法庭分别在沈阳、太原两地对“九一八事变”以来在中国犯下滔天罪行的日本战犯进行公开审判。马士弘去东北和日军对质,他对曾是日军队长的一名战犯说:“你们当时杀了521个人。”铁证如山,日军战犯承认了自己的罪行,并且表示很惭愧。他曾说:“我是抗日战争的亲历者,永志不忘。”

 2016年5月8日,马士弘因肺部病变离世,享年105岁。

(参考:《追寻——武侯抗战将士访谈录》,成都市武侯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编)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供稿:成都市武侯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来源: 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责任编辑:唐志昂
分享到: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