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文化纵横>庆祝建党百年>详细内容

【庆祝建党百年】血染的家书——刘愿庵同志临刑前的生死遗言 ‖ 王浴熹

作者:王浴熹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发布时间:2021-09-28 11:24:18 浏览次数: 【字体:

血染的家书

刘愿庵同志临刑前的生死遗言

王浴熹

忆岁月峥嵘,念初心不改。在新中国砥砺而建的历程中,有无数共产党人,以血肉之躯筑信仰之城。生,他们为革命事业穷尽一腔热血;死,他们亦无惧敌人的屠刀利刃。今天我们将目光聚焦在他们其中一位——新中国成立前牺牲的第三位中共四川省委书记,中国共产党第六届中央候补委员——刘愿庵。

刘愿庵,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担任中共成都特支书记、四川省委宣传部部长、代理书记、书记等职务。作为早期的中共四川领导人,发动工农运动,领导万源固军坝起义等武装斗争,为四川党组织的发展作出了卓越贡献。1930年5月5日,由于叛徒出卖,于重庆召开会议时不幸被捕。

刘愿庵

入狱后第二天,刘愿庵被押上刘湘二十一军的军事法庭,经受“审判”。庭审中,他泰然自若、慷慨激昂,淋漓尽致地宣讲共产主义真理,将敌人驳斥得哑口无言。“社会主义是人类发展的必由之路,是不可动摇的真理。我信仰真理,加入中国共产党,为祖国和广大人民的解放而战……”刘愿庵意志坚决,拒绝了刘湘派来劝降的人所提供的高官厚禄,让敌人的“蜜糖”骗局彻底破产。

牢房狭小的窗户外是无边而寂静的冷夜,刘愿庵知道,恼羞成怒的敌人定不会善罢甘休,这或许是他人生中最后一个黎明。于是他提起笔来,给自己的妻子、时任中共四川省委委员的周敦婉,写下一封绝笔信。

刘愿庵烈士遗嘱

“我最亲爱的婉……”昏暗的烛光里落下一行浅浅的呼唤,数年来的革命生涯在脑海中渐次浮现。1927年伊始,蒋介石预谋公开叛变革命,白色恐怖蔓延全川。中共四川省委主要负责人杨闇公、继任中共四川省委书记傅烈等先后被捕遇害,刘愿庵就是在这样群敌环伺、惨烈巨变的情况下临危受命,继续带领四川的党员同志坚持地下斗争,成为危难之中的一根“定海神针”。

但对于自己参与革命事业的功绩,刘愿庵在绝笔信中却是这么说:“我已经尽了我的一切努力,贡献给了我的阶级,贡献给了我的党。所不释然的是此次我的轻易,我的没有注意一切,使我们的党受了很大的损失。这不仅是一种错误,简直是一种对革命的罪恶。”

身陷囹圄,命不保夕,刘愿庵心中所牵挂的,并不是自己的生死,而是检讨革命事业未尽的缺憾。至于自己在“法庭”上的表现,字里行间则尽显坚贞与骄傲。“我今日审了一堂,我勇敢地说话,算是没有丧失一个布尔什维克主义者的精神,可以告慰一切。在狱中,许多工人对我们表示同情,毕竟无产阶级的意识是不能抹杀的。这是新中国的一线曙光。我的牺牲,总算不是枉然的,因此我的心中仍然是很快乐的。”面对死亡,坦然用“快乐”形容即将就义的心情,这是何等的大无畏精神!只有最顽强、最坚定、最优秀的无产阶级战士,才能有这样睥睨黑暗、视死如归的气势。

对于妻子,刘愿庵同志满是希冀和叮咛:“惟望你能践言,把死别的痛苦丢开,把全部的精神、全部爱我的精神,灌注在我们的事业上,不应该懈怠、消极。”“对于你的今后,必须要努力做一个改革的职业家,这才是真的爱我。假如我死后有知,我俩心灵唯一的联系,是建筑在你能继续我们的工作与事业,而不是建立在你为我忧伤和忠贞不二上面。”

从并肩作战的战友到死生契阔的革命伴侣,刘愿庵何尝不知道,自己作为丈夫对于爱妻的亏欠。他在信中亦有无限的眷念:“对于你,我尤其觉得太对不住了。你给了我的热爱,给了我的勇气,随时鞭策我前进努力,然而毕竟是没有能如你的期望,并给以你最大的痛苦。我是太残酷地对你了。”“我曾经希望我们能有一个小宝宝,我当以我的一切经验教育他,让他成为一个模范的布尔什维克,现在也尽成虚愿了。”但铁汉柔情,百转千回,落在纸上转而又是振聋发聩的召唤:“望你不要时刻想起我……更不要无谓的思量留念,只希望你时时刻刻记起工作!工作!工作!”

这既是一位丈夫对妻子的殷切期望,更是作为一名共产主义战士对无数如妻子一样的同志的临终赠言——只有将革命的精神与火种薪火相传,将失去爱人、死别同志的悲愤转化为继续战斗的力量,前人的牺牲才不是枉费。前路虽长,黑夜漫漫,但只要有不屈不挠、不懈战斗的决心与勇气,终有一日,定能将笼罩在四川大地上的重重浓雾撕开,一睹旭日初升天高云阔的光明。

绝笔书匆匆写就,5月7日,仅仅在被捕两天之后,刘愿庵高呼革命口号,毅然走上刑场。等到妻子看见这封遗书,已是生死相隔,只余泪眼阑珊,再无相见之时。

“我身已许国,再难许卿”,这是战争年代大多数革命伉俪的结局。纵情深似海、不舍万般,也只能默念着爱人的名字,向着死亡,勇敢而去。“我最后一刹那呼吸,是念着你的名字。因为你是在这个宇宙中,最爱我、最了解我的那一个。”“别了,我最亲爱的情人,不要伤痛,努力工作。我在地下有灵,时刻望着中国革命的成功,而你是这中间一个努力工作的战斗员!”

这封血染的家书,穿越近百年的岁月,从档案中取出依然滚烫炽热,让我们感受到热血难凉的澎湃力量。纸短情长,情深意切,是先烈们对“小家”的缱绻留恋,更是对“家国”的无私大爱。它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共产党人投身时代洪流,为革命事业前赴后继、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书写横亘百年的荡气篇章。

站在建党100周年的历史交汇点,面对着共产主义事业的全新起航,只有不忘初心使命,秉承英烈遗志,从历久弥新的感动中将不死的精神传递下去,才能让我们不负这个激流横荡的时代,将我党下一个百年的事业,更坚定、更开阔、更辉煌地推向新的征程!这是无数前辈英烈的遗愿和希望,更应是我们新一代共产党人的目标和志向。“所爱隔山海,山海皆可平”,信仰的彼岸,定是更加璀璨的星辰大海。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文/图:王浴熹(四川省档案馆利用处)

来源: 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责任编辑:张亚
分享到: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