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档时间:2021/6/29 12:00:32

【 庆祝建党百年征文】 黄学清‖血沃仙源(话剧)
——献给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

作者:黄学清 来源:宜宾市南溪区南溪街道茶花社区村二组 发布时间:2021-03-10 09:41:19 浏览次数: 【字体:

c72f9a722fb447c8ab6baf689cd6d1f1.png

征文启事:四川省地方志办等五部门联合开展 “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 文字和影像作品征集活动

投稿邮箱: 421551703@qq.com

截稿时间:2021年6月30日

主办单位将根据作品征集情况,组织省内相关领域专家进行集中评审,分文字作品、影像故事2类评选出一、二、三等奖和优秀奖,并为获奖者颁发荣誉证书和奖金。川观新闻将为本次作品征集活动作宣传推广,搭建线上主题展区,面向全省千万用户展示优秀作品。《巴蜀史志》“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特刊”将择优刊发征集作品,所有获奖作品将结集公开出版;川观新闻、四川机关党建网、四川省情网、“方志四川”微信公众号、“天府新青年”微信公众号、“四川共青团”官方微博等平台将择优宣传推广获奖作品。

特别提示: 征文应为原创作品,不得侵犯他人著作权, 严禁抄袭剽窃,文责自负  同时,请勿一稿多投或投已在其他公众平台发过的文章。



血沃仙源(话剧)

——献给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

黄学清

 

剧情简介:1927年4月,蒋介石在上海发动了屠杀共产党人的反革命政变,企图阻挡中国革命前进步伐。同年8月,中共中央在汉口秘密召开了著名的“八七”会议,果断确定了土地革命和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总方针。10月,四川省临时省委在重庆召开会议,传达中央这一精神,要求各地立即开始组织武装暴动,以宜宾为中心,在宜宾暴动成功后,发动南溪暴动。然而,宜宾县农民暴动紧锣密鼓谋划之时,一系列行动引起宜宾反动当局的警觉。在反动当局谍查队的追踪及武装镇压下,宜宾县农民暴动以失败告终。但这未让地方党组织向反动派妥协,1928年4月7日,在中共川南特委领导下,按照《川南暴动计划》的具体要求,在宜宾县、长宁、江安、高县等地下党组织的支援下,震惊川南的南溪农民起义如期举行,打响“八七”会议后四川农暴第一枪。

时间:1927年农历惊蛰前后

地点:川南某小县城

人物:莽娃,中学毕业生,17岁,眉清目秀,血气方刚。

      莽娃母,边远山区农村妇女,中年,花白头发挽着发髻。

      莽娃姐,边远山区农村妇女,20余岁,皮肤黝黑,老实巴交。

      洪宗汉,伪县团练总局长,中年,八字胡,满脸横肉,凶神恶煞。

      何凡余,伪县刑讯官,壮汉,刀疤脸,阴阳怪气,心狠手辣。


画外音:“天阶月冷,明月出东方,涕彷徨。君看孤雁,已过横塘,我何为独此室处,与蚍蜉抢攘······行行重行行,莫更伤路难。青天一挥手,已在层云端。男儿报国耳,莫敢孤筝弹。圣人邈天际,君看披心肝。”【幕屏上出现南溪县立初中校长编剧导演话剧《孙浚明先生之死》,扮演孙炳文,并朗诵孙炳文遗诗《行路难》片段】

特写:大约只有几个平米,里面光线黑黢黢的囚室,阴森森的让人感到窒息。地面干杂草上躺着一个满脸血糊糊的青年,一双黑炯炯眼珠子闪闪烁烁,神色不惊,脑海里浮现出革命先驱,少将主任,南溪老乡孙炳文烈士在上海龙华监狱,为了革命理想视死如归,慷慨就义的场景。


第一场 刑讯诱惑

何凡余:小幺哥,伤口还在疼痛吗?其实,我也不愿意动用酷刑,只是刘文辉主席的代理人覃筱楼盯得很紧,我们没办法,不得不执行命令,怪不得我们。小小年纪又何必固执呢?脸蛋破了相后出去就不好找姑娘啰哟。洪局长说了,只要你和我们好好的配合,将来给你升官发财,荣华富贵的机会。【嘿嘿,何凡余双手背着,弯着腰,低着头,向平躺在刑室地面干杂草上的莽娃说道】

莽娃:【呸!】一砣带着血丝的口痰,正吐在何凡余的左眼皮上。

何凡余:你给老子敬酒不吃,吃罚酒!【恼羞成怒地从裤包里掏出白色手巾,擦去眼皮上的口痰,气急败坏地吼道】给老子鸭儿浮水,狠狠的打!【转身向身旁的几个打手一招】

打手们:几个打手凶神恶煞地走近莽娃,用硬邦邦的棕绳捆绑着莽娃四肢,四根绳子栓在钉在四周墙角的铁环上,脸朝下,离地面2米多高。

何凡余:【挽起袖子,抬头望着莽娃】小兄弟,好玩吗?

莽娃:【头猛地向左一甩,顿时,像一只报春的燕子在空中飞舞】

何凡余:打······【咬牙切齿,左手一挥】

打手们:【啪,啪,啪······】一个中年打手,用皮鞭使劲地抽打着莽娃。累得打手气吁吁的,满头大汗。

何凡余:你今天不给老子好好交代,明天洪局长来了就不好耍喽!

莽娃:【双眼紧闭,蔑视状】来就是!

何凡余:你顺了洪局长的气,将来吃香的喝辣的,那里又不安逸呢?【嬉皮笑脸的】

莽娃:呸!做梦!

何凡余:往死里打!【额上青筋暴跳】

打手们:何审讯官,他已昏迷了!

何凡余:泼冷水!【脸上青紫变幻】

何凡余:【气急败坏,怒火冲天】还站斗个球!还不赶快把人放下来。

 

第二场 软硬兼施

洪宗汉:【唱】川剧《空城计》唱词:

我正在城楼观山景,耳听得城外乱纷纷。

旌旗招展空翻影,却原来是司马发来的兵。

…………

何凡余:【惊叫】遭了!洪团总来了。

洪宗汉:【朝狱室高喊】何凡余,你龟儿子缩在哪个旮旮里去喽?

何凡余:洪团总,我在这里面伺候莽娃。

洪宗汉:【假惺惺地走近躺在地上的莽娃,调头向何凡余骂道】何凡余,你狗日咋个搞的!把小英雄整得鼻青脸肿的!

何凡余:洪团总,他不配合,还乱骂你祖宗三代,断子绝孙。

洪宗汉:【铁着一张清水脸,转向何凡余甩了一耳光】骂一下就粑起了吗?现在全国人民都在骂蒋种菜,他却装着没听见,还是我行我素。

洪宗汉:【笑嘻嘻的】莽娃,何凡余给你说了吗?只要你把参加农暴人员的名单交出来,我包你升官发财,荣华富贵。

莽娃:【眼睛紧闭,装没听见】

洪宗汉:【气得吹胡子,叶子烟吸得啪啪的响】

洪宗汉:莽娃,睡着了吗?【轻轻地,在莽娃稚嫩的两边脸蛋拍了两下】

莽娃:【睁开眼睛,迷翘翘地望着洪宗汉】

洪宗汉:那些跑脱的,受伤的暴动分子躲在哪些地方?

莽娃:不知道!

洪宗汉:你是农暴总指挥和副总指挥的联络员,没有不知道的。你哄连长没当过兵。【脸上露出不耐烦的表情】

洪宗汉:莽娃,年纪轻轻的何必太固执呢?生命多宝贵啊,不为自己作想,也该为你老母亲想一想。要是你有三长两短,她老人家就孤苦伶仃了,你好好想想。【向莽娃做了一个鬼脸】

莽娃;我早就想好了!【双手反背地上,使劲地撑起坐着】

洪宗汉:【惊喜】你咋个不早说呢?受了这么多皮肉之苦,我都感到心疼。

洪宗汉:【耳朵凑近莽娃嘴边】快说!快说!

莽娃:你做梦吧!

洪宗汉:你究竟说不说?【歇斯底里地吼道】

莽娃:【怒目】休想!

洪宗汉:你给老子不说就算球了,咱们好戏还在后头。【补充道】走着瞧!

莽娃:你师爷留下的鬼推磨、蜻蜓点水、老虎凳等酷刑尽量的拿出来用吧!

洪宗汉:【暴跳如雷,像一条疯狗团团转】带进来!

莽娃姐:【身怀六甲,脚步蹒跚地走进狱室,身后跟着一个狱卒】

莽娃:姐姐!我连累你们了!【眼眶里强忍着泪水】

莽娃姐:【泪珠在眼里打转】莽娃,加强点,男儿有泪不轻弹!

莽娃:姐姐,你裤裆的裤子咋被鲜血染红了?他们欺负你了吗?

莽娃姐:没有,是我不小心摔了一跤。

洪宗汉:莽娃,你简直是个扫帚星,连累好多人哟,你大腹便便的姐姐,带着肚子里蠕动的外甥大老远的来这里看你,你简直于心何忍。【笑眯眯地说说道】

莽娃:你们不是人生父母养的,卑鄙无耻!

洪宗汉:说得对!你硬是说到点子上了!我不卑鄙无耻,怎么能坐上团练的总座上呢?只要你把所知道的都交代了,你就和你姐姐一起平安回家了,你等斗升官发财。

莽娃:【不理睬】

洪宗汉:你姐夫也不是很卑鄙无耻吗?要不是他出卖你躲藏在他家里,我们还真不容易抓到你,你看不到10天,老子就封他为团练巡捕队长。

莽娃:你们咋个知道总指挥受伤后隐藏的地点?

洪宗汉:【哈!哈!哈!】南溪就这么巴掌大点的地方,何况刘文辉主席在宜宾代理人覃筱楼督守南溪一带,真是插翅难飞。告诉你吧,你们的总指挥已见马克思去了。

莽娃:【吃惊,迅速恢复镇静】

洪宗汉:莽娃,介于你与我侄儿洪胡子是同乘一条船的,我才给你指一条出路。你走不走就看你的了。

莽娃:你不要再给我洗脑了,我的信仰是谁都不能改变的!要杀要剐随便你。【听得不耐烦了】

洪宗汉:【脸色一沉,满脸杀气腾腾】抱儿母坨子肉,三天不吃不舒服。兄弟们,上!大家打个饱牙祭!

打手们:【个个色迷迷的,你望我,我望你。】

莽娃姐:【迅速转身,头向墙壁一撞】弟弟,我先走了!

莽娃:【看见躺在地上姐姐,血糊糊的面容,昏厥过去了】


第三场 回眸初心

莽娃:【睁开疲惫的眼睛】妈,您怎么到这里面来了?

莽娃母:昨下午家里突然来了2个人,其中一个自称叫何凡余的对我说,你在县衙当差,干的是保密工作,不能与外界接触,说你很想见我。哪个洪团长就派他们到家里来接我到县衙与你相见。原来,他们是骗我的。【落泪】

莽娃:妈,您不要难过,我没有什么事的。

莽娃妈:莽娃你究竟做错了啥子事?他们对你下如此的毒手。

莽娃:妈,我没有做错了事,我只是做了共产党人该做的事。【安慰着母亲】

莽娃母:【惊讶!】莽娃,你好久加入共产党的哟?那是一件不得了的事,反动派晓得了要杀头的。

莽娃:妈,您不要害怕!其实,我在读省立三中时,就加入共产主义青年团,当年,经农暴总指挥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党组织培养我,让我当宣传委员,组织南溪农暴。我怕连累您,不敢回家给您说。

莽娃妈:【情绪缓和】莽娃,这么多年你瞒着我在外干大事,以为妈的心里好受吗?让我白天黑夜担惊受怕。

莽娃:妈,孩儿不孝,连累您了,莽娃给您磕个头。【话音刚落,双腿跪地】

莽娃妈:【两泪纵横】莽儿,妈不怪你,现在知道你在外面干大事,妈就放心了。你爸爸在天之灵会保佑你们成功的。你们父子俩都是顶天立地的男人,干大事的。你老汉当年也是瞒着你爷爷奶奶参加同盟会的,你老汉牺牲时,你还在娘的肚子里。

莽娃:妈,我爸是同盟会会员?

莽娃妈:真的是!是你表叔孙炳文介绍加入的。他们一起追随孙中山参加辛亥革命,推翻大清王朝。你爸离家外出革命,一直从未回家,多年后,南溪地下党转告说,你爸已在武昌城中弹牺牲了。

莽娃:妈,表叔牺牲的消息传到南溪时,全县人民群情激愤,纷纷集会悼念。党组织派我指导县立初中校长吴晓波编导话剧《孙浚明先生之死》在县城公演。

莽娃妈:【点头】当时正值农忙时节,我们山旮旮里许多人丢下农活,翻山越岭到马家乡的长江边排队,坐渡江船到县城里观看。

莽娃:妈,我们南溪是有悠久的革命史的,明代的侯良柱,英勇善战,报国安邦,被升至四川总兵。近代的像表叔(孙炳文)等仁人志士,他们都是我们南溪人骄傲和自豪,必将流芳百世。妈,您说是吗?

莽娃妈:是!是!是!【眼里含着悲喜的泪花】

莽娃:妈,表叔(孙炳文)等先烈的鲜血没有白流,唤醒(了)广大的劳苦大众自觉行动起来,反抗蒋介石的血腥大屠杀。我们南溪是长江边的一个小县,参加南溪农民起义的人员从刚开始的几百人,迅速发展到后来的几千人,真的是令人自豪的。农暴人员不怕牺牲,勇敢杀敌,吓得反动势力、地主和土豪劣绅魂飞丧胆,刘文辉恼羞成怒,调集反动军阀势力镇压,先后牺牲了100多名农暴人员。

莽娃妈:【神色沉重,嘴里发出啧啧叹息声】

莽娃妈:莽娃,前天上午,一个中年汉子被杀害于上正街十字口,尸首挂在城门上示众。【嘴对着莽娃耳朵】深更半夜时,不知被那位义士把尸体取走。【哎,长叹一声】据说有人告密,才被抓到的。那个娃儿才20多岁,好可惜哟!

莽娃:妈,闹革命,抛头颅洒热血是在所难免的,革命者早就把生死置之度外了。我们的事业是为了全中国劳苦人民求解放,人人能过上好日子的,那些为之奋斗牺牲的先烈,人民是不会忘记的,祖国也不会忘记他们的。妈,您说对不?

莽娃妈:【声音哽咽,点头】对!对!对!

莽娃:妈,您不要想得太多,现在正是觉醒年代,穷苦人民把生老病死看得平淡无奇,把追求理想信仰看得至高无上。

莽娃母:就是!就是!【滔滔不绝的】现在是男人剪辫子,女人扬眉吐气,不知将来是什么样子?

莽娃:妈,将来子孙后代肯定是好日子!

莽娃妈:【憧憬】莽娃革命胜利了,找个姑娘结婚,多给我生几个孙子,一家人闹闹热热的。

莽娃:要得!要得!


第四场 慷慨就义

吴宗汉:莽娃,你娃儿还真的有点拽,刘主席的代理覃筱楼,亲自给你物色了几个战友,陪你去见马克思。【左手翘起大拇指,朝五花大绑的莽娃做了个鬼脸】

莽娃:要杀要剐痛快点。

吴宗汉:别急!别急!一会儿你姐夫还要来与你话别,毕竟是郎舅一场。

莽娃:【朝地下】呸!哈巴狗,丧尽天良!

吴宗汉:消消气,你看,今天这么多老乡都从四面八方来到狮子山,就是来是看这个的。【左手掌指做成手枪状】“砰”。

莽娃:你们不要拿枪来吓我,杀了我一个,还有后来人,共产党人就像这狮子山的草木,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吴宗汉:【暴跳如雷】顽固赤化分子,死到临头嘴巴还硬得很,煽动民心!今天老子就要杀鸡给猴看。

吴宗汉:余麻子(打手)还站到个球啊!

余麻子:【另外两个打手使劲将莽娃双腿按跪在地】用一块巴掌大的青布蒙住莽娃双眼,抓上泥土塞进耳朵。

莽娃:吴宗汉你不叫人!蒙上眼睛,就以为我看不见!堵住耳朵,就以为我听不见!你想错了!我看不见你,乡亲们看得见!我听不见,乡亲们能听见!

余麻子:小幺哥这就怪不得我了。【举起鞭子】

群众:【所有目睹群众掩面哭泣】太残忍了!

莽娃:【挣脱打手的束缚,猛地站起】乡亲们不要怕,反动派的鞭子只能打伤我的皮肉,但打不垮我的灵魂!他们用高官厚禄荣华富贵等手段诱惑我,用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我,目的是想从我嘴里知道其他农暴会员隐藏的地点。妄想!乡亲们,为了革命早日胜利,为了大家都能过上好日子,奋斗吧!

吴宗汉:【罪恶的手向5个端着步枪的刽子手一招】砰、砰、砰、砰、砰,5颗罪恶的子弹射向5位青壮年农暴壮士。【随后,一阵连发枪声】

画面:【枪声响过,鲜血染红了贫瘠的狮子山,山崖下面江水奔腾怒吼,一艘木船载着十余名农暴骨干,高举南溪农暴旗帜,在夜幕的掩映下,离开老码头沿江而下,奔赴中国土地革命的主战场】

画外音:南溪农暴是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在四川领导的第一次武装起义,在四川革命史和武装斗争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南溪农暴是南溪历史上的重要事件,由于敌我武装力量悬殊,起义以失败告终,但虽败犹荣,他对贯彻党的“八七”会议精神,积累武装斗争经验,造就革命骨干,接应支持中央红军等,有着重大历史意义。

(剧终)

注:本话剧根据南溪暴动真实事件创作,剧中主要人物莽娃的真实姓名胡明汉,其事迹载入《南溪历代名人录》(中国文联出版社2014年4月出版)

 


作者简介

黄学清,笔名黄山,男,1963年生,中共党员,宜宾市南溪区南溪街道茶花社区村二组重度肢残农民,文学爱好者。宜宾市首届书香家庭荣誉称号获得者,南溪区作家协会会员,南溪区史志研究学会会员,南溪区新体诗歌学会会员,南溪区南溪街道新乡贤联谊会副会长,南溪区南溪街道茶花社区村农家书屋管理员。作品散见各级网络平台及报刊杂志。

遭遇车祸,生活清贫,书香常伴,精神富有。身残志坚,创办黄山书屋,以书为媒,以文会友。


来源: 宜宾市南溪区南溪街道茶花社区村二组
责任编辑:谢灵慧
分享到: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