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档时间:2021/6/29 12:00:32

【散文】路

作者:杨 杰 来源:四川农业大学 发布时间:2019-09-20 11:55:04 浏览次数: 【字体:

66566125234e4e95a8468407dd6c203d.jpg

杨 杰

路,在田野,在心上,在脚下,在未来。

                                       ——题记

又是半年,两个季节,狭窄崎岖的山路变得宽敞干净,苍蓝的天,狂野的云,一条满载希望的高速路。

睡也睡乏了,路也不远了,索性看看沿途风景,身体坐直了,向前探了探头,不知道是多少次这样认真地看这些起伏的山峦,连绵着参差不齐的树林,茂密的灌丛,每一次,无论春夏秋冬,都是如此赏心悦目。夏天似乎更胜,积蓄了一个四季的力量都在阳光直射下铆足了劲往上窜,伸展四肢,繁茂,苍翠,对于眼前的它们,大概是比较切合的形容词了。放眼望去,当真是“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漫山遍野的绿,随着山风,排山倒海而来,翻涌着,灵动的绿意,纯粹的绿意,包裹着这个夏天。

车还在继续向前,眼前的马路快速退后,像一条倒带,回放着过去的画面。

上一年暮秋时节,田野里突然划了些白色的线,阳光下明亮得刺眼。没过几天,村里开会说要修新的公路了,这下可好了,总算要摆脱那坑坑洼洼的老路,可村里的几个老人不愿意了,其中就有我的爷爷。

几个老人说,这修公路要把那一片田给毁了,挖的土石推下去又把一坡地给埋没了,路加宽加高不知道要用多少地呢!村干部耐心地给他们解释,说国家拿钱修公路是好事,“要致富,先修路”,路修好了,干什么都方便,生活水平会越来越高的。土地占多少赔多少,一分都不会少的,让老人家们放心。可他们像固执的孩子,迟迟不肯松口。

回到家里,爷爷念叨着:“这把地占用了,以后吃什么呀?家里这么多人,一点土地都没有生活没保障啊!可是修路怎么办呢?”他眉头紧皱着,从上衣口袋掏出烟杆,点上后有一搭没一搭地抽着土烟。好一会儿,他决定去看看家里的土地。正值秋天,地里也没有什么,一片枯草中带有几点青绿,边边角角有几颗白菜。怎么了,原来宝贝一样的土地都快成荒地了。默默站在地里好长时间,环顾四周,有些茫茫然,眼里多了些无措。

晚饭时候,爸爸开口说:“爸,占地的事你就同意了吧。现在我们做小生意挣钱,也没有时间种地,土地白荒废着,你们也老了,就多在家休息”。看了看默默不语的爷爷又道:“你看啊,现在变化多快啊,居民点,水库都修好了,多好啊!路修好后就更方便了,车来回更安全,孩子们回家也容易些。”爷爷依旧不语,但第二天一早就去村干部家里签字,同意了土地占用。

挖掘机迅速开进,扬起满天尘土,新公路工程如期开工。爷爷站在一旁,注视着那片土地,一车一车的土被运走,仿佛割下一块心头肉,生生的疼。多少年了,这一片地种了千万根苞谷,插了千万根秧苗;收获了千万斤粮食,养育了一方无数代质朴的人。每一寸土地都汇集了无数代人的汗水,注入了无数代人的希望与心血。

耗时一年,高速路修好了。如今,家门口干燥的夏日不会烟尘飞扬;缠绵的雨季也不会一片泥泞。原来回家2个多小时的车程缩短为40分钟,畅通无阻。快,一时成了大家口中的热点话题、欣喜的分享,几个老人闲暇下来围一起互相吹嘘着,高铁有多么快,动车有多么快,高速路上多么的平稳,一点儿都不颠,轮番讲着自己的所见所闻,哪怕并未亲身经历,说起来都不由地扬了扬下巴,提高声音,像极了炫耀糖果的孩子,来来回回讲着这些事,不会腻。

是啊,那些年,很慢。有些慢得惬意,慢得浪漫,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有些慢得急切,慢得遗憾,看得见的地方不一定到得了,从知道到见到,少则半月,多则几个月。虽谈不上物是人非,却也早已不复当日。老一辈人似乎习惯等待,记忆里的春节是一个充满希望的等待过程。从放寒假开始,从接到爸妈要回家的电话开始,以最快的速度写完作业,然后掰着手数日子,期待着过年,更期待着一年甚至几年未归的父母,年迈的爷爷奶奶也盼望着,共同守望着远方。今天,焦急等待的家人不会一路上打十几个电话询问到了哪里,过年过节老人们总喜欢问:“你家那谁回来了吗?”一听说是今天的车,就欣慰道:“不着急,现在这速度,下午铁定到家!还能聚一起吃晚饭。”是啊,变快了,这么些年,谈不上一下子富裕无忧,可是衣食住行都方便了很多很多,在习以为常中就变得理所当然,变得美好!

车平稳驶近,应该是快到了,我换个舒服的方式靠着车窗,看看这些个我半年未见的草木山川。下午四五点的阳光还足够的烈,清晰可见的一丝丝光晕,刚好经过沟谷,同公路一般宽的河流缓缓地、安静地流过,连带着河底的沙石也慵懒着。阳光在河面闪烁着,一呼一吸的样子显得梦幻,我想,水晶纱帘也不过如此吧,水面高处雾气升腾,明明是热得蒸发,偏偏还多了些许仙气缭绕的感觉……

 是的,新中国成立70周年,祖国取得辉煌的成就,站在世界舞台上展示自己,携手他人,共同发展。70年来,最有感受的一辈已经老去,也许在他们眼中,是家里盖了楼房,房前新修了沥青路,还有新闻里时时传来的喜讯。在从慢到快的节奏里,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是每一条铁路、高速路的穿插,是无数代青年人的不懈奋斗,是老人们对土地的深情告别,是对现在的肯定,是对未来的无限期许!

(作者系四川农业大学2018级学生)    

来源: 四川农业大学
责任编辑:谢灵慧
分享到: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