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四川印象>悦听四川>方言志音频>详细内容

第15集:泸州话
《四川方言的来龙去脉》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发布时间:2020-05-21 10:32:47 浏览次数: 【字体:

请点击上方收听本期音频节目

胖娃胖嘟嘟,骑马上成都……】我是成都人,我是广安人,我是南充人,我是内江人,我是乐山人,我是雅安人,我是宜宾人(注:分别代表)

一样的四川人,不一样的四川话。

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成都故事广播FM88.2倾力制作 献礼新中国70华诞 方言文化传承专题节目----《四川方言》,带你回望四川方言千年发展历史,在鲜活接地气的四川方言中感受巴蜀文化独特的魅力。

各位听众,各位网友,欢迎收听《四川方言》节目。我是浩岷。今天我们一起去泸州,听听泸州人说泸州话。

泸州古称江阳,历史悠久。泸州话代代相传,从古至今。根据现存族谱和实地调查,明清两代后的泸州人口有很多是湖广迁蜀移民及其后裔,这些移民有广东、湖南、湖北,经不同的路线移入四川。迁入泸州的移民以湖北麻城县孝感乡、广东梅州居多,也有少部分来自福建、浙江、江苏、湖南,其中福建、广东的多是客家人。抗日战争时期,又有浙江一带的移民内迁。因此,如今的泸州人并不是古蜀人的后裔,今天的泸州话与宜宾话音系相近,都属于四川“南路话”。

四川与重庆方言分布:白色是湖广话,灰黑色是南路话(周及徐 供图,图片来源:封面新闻)

泸州话是泸州主城区和泸县共同通用的语言,以泸州主城区的语言为代表。泸州话属于西南官话灌赤片岷江小片,也就是南路话,保留入声,语速较快。泸州地区话,主要是入声独立,有少部分入声归去声,是受自贡富顺话的影响。入声独立的以市中区为中心,包括合江、纳溪、叙永及泸县南半部和古蔺西半部。入声归去声的主要包括泸县北部和古蔺半部。

同期:“泸州方言很重,音节清晰不含混,但没有轻声。比如说,‘看见’一词,严格的普通话要求读‘见’字的时候是轻声,但泸州人说话就是重重的,来一个‘看见喽’。其实这个音调不影响理解对方的话,反而有时候听起来是抑扬顿挫,很好听。”

不过更有趣儿的是儿化音,可以表达不同的感情色彩。泸州话对儿化音有个约定俗成的原则:作为有密切亲属关系的长辈称呼,原则上不能进行儿化,比如“姨妈”“妈妈”就不能儿化。但“药妈”“老妈”能够儿化,“药妈儿”表示巫婆的意思,“老妈儿”表示女佣的意思,这都带有一种鄙夷色彩。

泸州话里儿化的词最有特色的要数叠音词的儿化。比如说“麻酥酥儿”“痒酥酥儿”“薄飞飞儿”“胖嘟嘟儿”等等。当然还有说小孩肚兜儿的“围围儿”、糊状物的“搅搅儿”、说抽屉的“抽抽儿”、说背心的“架架儿”、指代糊涂人的“晃晃儿”等。

泸州人说话很有智慧,词汇丰富而语法巧妙。在泸州有几种“家”,叫做“冷天家”“黑夜家”“晌午家”“晴天家”,也有一种“家”叫“女儿家”“娃儿家”“老婆儿家家”。泸州话可以在动词、名词后面加后缀,构成地域特色鲜明的方言词:比如“头回子”“二回子”“今年子”,又比如“高粱杆”“秤杆”“腰杆”“手杆”“脚杆”“垮杆”等,这些词生动形象、幽默而富有地方色彩。

同期:泸州人幽默,也豪爽,说话多好耍的。“你看他嘛!在打摞边鼓!”用打边鼓来说一个人做事不认真;流传度超高的“雄起”,在泸州有可能是“扎起”,就是跟朋友两肋插刀;一件事儿结束了,就是“刹go”;听到说“几哈点”就要搞快点了,别人是在说你“绵扎”,催你速度搞快点了……在泸州,有很多酒喝,不过不要“吃麻了”,而且警告,“吃麻了”千万不要开车车儿,不然要“背时”哦……这便是泸州方言的趣味。

有人说,泸州话是地方特色最多、最形象生动、内容最丰富的语言之一,可以说土得掉渣,土得可爱。因为土,才有了浓郁的地方特色,才能从中品味出历史的沧桑、市井文化的底蕴。像“冲壳子”“带把子”“涮坛子”“扎场子”“绷面子”等等这些带“子”的方言,不仅有明显的泸州地域特色,还具有丰富的文化内涵。泸州俚语称“屁股”为“沟子”,趋炎附势、巴结权贵、阿谀奉承者,人们常常以“舔沟子”来进行嘲讽,这比普通话的“拍马屁”更贴切、更辛辣、更尖锐。又比如“钻庙子”,是指那些经常在豪门府第拉关系找后台,像狗似的钻进钻出者。再比如“撒窝子”,原本意思是说钓鱼者诱鱼儿上钩,然而民间却用“撒窝子”来形容奸商们的行贿伎俩……

泸州话里还有一些有特点的词,比如说“去哪里”要说“ji4或kei4”哪里,“拐了”是惨了、糟糕了的意思。还有,如果泸州人说“福二你了”,那就是谢谢你了的意思,这个“福二”多为嘱托时的感谢用词。“一些的些、姐姐的姐、而且的且、夜晚的夜”等带“ie”韵母的字都读作" i ",比如“姐姐的姐”字泸州话读“ji3”,“夜晚”泸州话读作“yi4晚”。

合江的尧坝、识字等地的农民现在还有把“国家”的“国”字读为gua5的。很多人把“大门”读为大meng2,“书本”读为书beng3。“开水”一般说“滚水”但是合江话就是kong3水。外地人曾作打油诗一首,揶揄合江人en、eng不分,有时还与ong混淆的特点:

往日奏本beng3本本准zong3,

今日不准zong3半毫分feng1。

倘若不准zong3为臣本beng3,

微臣碰pong4死在宫门meng2。

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有人说,泸州话有些独特,很搞笑,不登大雅之堂,那是因为你还没有熟悉泸州话。品泸州话的韵味,就像品泸州酒一样,越发有滋有味。

结束语:

一样的四川人,不一样的四川话,《四川方言》,让你在鲜活接地气的四川方言中感受巴蜀文化独特的魅力。特别鸣谢四川师范大学周及徐教授对节目的精心指导!更多精彩内容您可以关注微信公众号:方志四川或者故事882。下期再会!

本节目取材于《四川省志•方言志》,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四川师范大学文学院语言研究所、成都故事广播FM88.2倾力制作,联合打造。

方志四川•音频电台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顾问/审听:周及徐(四川师范大学文学院语言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汉语言文字学硕士学位点负责人,四川省语言协会副会长,国家语言资源保护工程四川省汉语方言保护工程首席专家)

审稿:周亚欧(四川师范大学在读博士生)

撰稿:申 焱 刘 心

主播/制作:李申建(播音名:浩岷,成都理工大学广播电视在读硕士研究生)

统 筹: 陈 奎

制片人:罗 鹏

来源: 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责任编辑:何晓波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