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四川印象>悦听四川>川剧志音频>详细内容

【川剧志音频】《川剧的前世今生》第35集:川剧表演特技之变髯口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发布时间:2022-11-24 11:38:12 浏览次数: 【字体:

《四川川剧志》今天要跟大家分享的是川剧表演中一种运用变口条的技巧来表现人物心理变化的表演特技——变髯口。

口条,就是胡须。川剧演员的胡须不像话剧演员那样,在演出前临时粘贴,或长或短, 犹如长在演员的嘴上一般,而是事前用马尾、纱或人发缠于铁丝架上,做成各种不同形制和颜色,演出时根据剧中人年龄和性格的差异,选出需要的口条挂在耳朵上就可以了。

川剧口条有“满”、“三”、“扎”、“一条龙”等不同种类,不同年龄和性格的人物要挂不同形制和颜色的口条,而同一人物在同一时段所挂的口条则不能更换。只有在某些特殊情况下,如人物的命运或情绪发生剧烈的变化,或人物在对手的眼中变成了另一个人,才可以根据剧情的需要更换口条,但这时的口条已不再是人物年龄和性格的标志,而是在展现人物或其对手心理上的变化了。

川剧《铁冠图》又名《煤山记》,讲述的是崇祯皇帝在煤山上吊的故事。明朝崇祯年间,闯王李自成攻破北京。崇祯皇帝见大势已去,深夜去了国丈周奎的府邸,想要拜托他庇护太子,不料周奎却闭门不见。此时,崇祯听说义军将攻入宫禁,只好赶回王宫杀死公主,放走太子,之后,他独自去了煤山,并留下血书自缢。在《铁冠图》的《写诏》一折中,老一辈艺术家张德成创造的变口条绝技是本剧表演上的一大亮点。崇祯上场之前,先在幕后“放头子”:“黑漫漫紫薇无辉”。帮腔过后,他随着锣钵轻轻敲击的节奏,一步一顿地走至中场,表现出一幅穷途末路的景象。这时的崇祯,头戴软王帽,青髯,身着素色黄道袍,足登朝靴,虽仍是一副帝王相,却已难掩悲凉和绝望的神情。当他踱至“九龙口”时,突然脚下一滑,一个抢背向台口翻扑下去,与此同时,他的帽子、靴子和披着的蟒袍也跟着一起飞入幕侧,而等到他再次起立亮相时,整个人已面目全非。此时的崇祯白发凌乱,青髯变成了白须,脸上黏着白灰,一双赤脚,双目呆滞,活脱脱一副死之将至的颓败相。人物形象竟然能在转瞬间发生剧烈的变化,这样的表演确实令人惊叹。而要完成这样的表演,则需要演员有高超的演技和别出心裁又恰到好处的设计,“变髯口”这一表演特技在这一段演出中,可以说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

川剧《铁冠图》剧照

除了《铁冠图》外,变髯口在川剧《射雕》中也有精彩的展现,但它在《射雕》中起到的作用却与在《铁冠图》中完全不同。《射雕》是川剧传统戏《梵王宫》中的一折,讲的是元末红巾军领袖刘福通起义抗元的故事。元顺帝时,河工韩山童起义失败,他的战友刘福通承其遗志,率领红巾军于梵王宫待机起义。有一天,义军将领花荣的舅舅郭光卿应约去梵王宫与刘福通相会,却不慎被元将耶律寿给抓住了。耶律寿让他的妻子庹氏和妹妹含嫣一起去梵王宫打探虚实,不料含嫣却爱上花荣。《射雕》一场讲的就是含嫣在回家的路上与花荣不期而遇,一见钟情的故事。其中,有一段车夫耍胡子的表演,可谓别具匠心。花荣离去之后,庹氏突觉天色已晚,就急忙催促含嫣上马车。这里马车的车夫由饰演花荣的演员扮演,他本是一个长着两撇胡子的中年人,含嫣正要登车时,车夫略一低头就将胡子隐去,此时的含嫣忽然发现车夫就是花荣,不禁狂喜,转身告诉嫂嫂,而当庹氏前去观看时,车夫又一低头,将胡子显现出来,所以,出现在庹氏的面前的就是长胡子车夫,而不是花荣。几次来回之后,含嫣终于看清车夫并非是花荣,这才怏怏地跟随嫂嫂乘车回府去了。在这段表演中,川剧艺术家们首先运用了“代角”的手法,为含嫣将车夫误认为花荣提供了可能性,借着又采用变髯口的技巧,展现了含嫣与庹氏在同一情景之中的不同心境。庹氏对花荣并无非分之想,因此,在她的眼中,车夫就是车夫;而含嫣对花荣早已一往情深,因而看到面貌与花荣相似的车夫,便只注意到他们的“相似”,只以为车夫就是花荣。实际上这只是含嫣内心视像的外化而已,美学家们称之为审美错位。

虽然变髯口在《铁冠图》与《射雕》两部剧中起到的作用各不相同,但都达到了利用演员的面部装饰刻画人物心理的目的,这样充满巧思的设计与表演,体现了川剧前辈艺人的心血与智慧。

《四川省志·川剧志》带您感受川剧的魅力。

本节目由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成都市广播电视台联合制作。

感谢“杜建华工作室”杜建华研究员特别指导!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指导: 杜建华

监制:王 祎

策划:凌 飞

撰稿:杨 睿

主持:葵 葵

配图:方志四川

来源: 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责任编辑:唐志昂
分享到: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