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四川印象>四川民俗>详细内容

天府周末•品读|宁卖祖宗田 不卖祖宗言——四川方言里执着的气韵和乡愁

来源:川观新闻 发布时间:2020-12-24 21:35:03 浏览次数: 【字体:

在《四川民间文化大典》对语言文字的钩沉过程中,编纂组的专家们就考证出近50种四川当地方言。成都话、内江话、自贡话、达州话、雅安话、西昌话……每一种,都那般亲切。同时,那些因移民大潮席卷而来的陌生语言和腔调,也在岁月的磨砺和人与人的交往中,化作四川方言文化大潮中独特的声浪。

“和合圆融”包容之地

成就四川一体多元的语言格局

据《四川民间文化大典》主编侯光介绍,两次“湖广填四川”,尤其是清初这一次,带来的不仅仅是劳动与智慧资源的大补充,而且是文化资源的大融合,是多省地方文化特别是中原文化、荆楚文化同巴蜀文化的大融合。“因此,这以后的巴蜀文化,实际上可以说是一种移民文化,是一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和合圆融、包罗万象、异彩纷呈的移民文化。”侯光坦言,川戏、四川话还有川菜、川酒等文化之花,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绽放的。

据介绍,四川方言,包括官话方言与非官话方言。官话方言,也就是通常所谓的四川话。“从现存资料来看,四川官话最迟在明末已具备现在的基本特征。”《四川民间文化大典》主编屈小强提到遂宁人李实撰写的《蜀语》,收录570多条蜀中流行的方言词语,其中大部分至今仍然通用。从《蜀语》所采用的注音方式来看,当时的浊音声母已经清化,古蜀语种的入声字已有归入阳平的趋势。“而四川官话的音韵语调,最终形成,正是明末清初湖广人大规模移民四川以后。”

乐山方言:月儿弯弯挂在树巅巅上,我和妹儿坐在河边边儿上。你听懂了吗?李梅 插画

根据语音,四川方言分为入声区和无入声区。入声区,主要有成都市的温江、大邑、新津、崇州、邛崃等地,眉山、乐山、宜宾、泸州等地,还有盐亭、射洪、西昌等地。无入声区,根据古入声字现今的调类归并情况,分为3个小区:入声字归阳平的,约占全省无入声区的80%,大都分布于川东长江流域、乌江两岸和川北嘉陵江、渠江、涪江流域;入声字归去声区的,主要集中在沱江下游,即自贡、内江、仁寿、井研、威远、荣县、隆昌、富顺及川西南的冕宁和川南的筠连等市县;入声字归阴平的,集中分布于雅安、宝兴、芦山、天全、泸定、汉源、石棉等市县。

非官话方言,包括一些地方的客家方言岛、湘方言岛。“客家方言和湘方言,就是‘湖广填四川’移民带来的。四川的客家人多来自广东,他们恪守祖宗遗训,‘宁卖祖宗田,不卖祖宗言’,所以能在四川话大环境中保持自己独特的客家方言。还有大批移民来自湖南,他们带来了湘方言。”侯光表示,因此,四川全省形成了现在一体多元的语言格局。

四川方言多达近50种

求同存异传承至今

那么,在四川,到底有哪些方言呢?《四川民间文化大典》中,梳理出的四川方言就多达近50种。除去少数民族语言,包括成都话、大邑话、温江话、都江堰话、彭州话、达州话、南江话、南充话、西充话、保宁话、苍溪话、盐亭话、内江话、自贡话、荣县话、宜宾话、泸州话、眉山话、雅安话、名山话、汉源话、乐山话、犍为话、峨眉话、西昌话、老湖广话、湘方言岛、靖州腔、永州腔、长沙话、客家方言岛、成都龙潭寺客家话等32种。

提起成都话,大家都会以为这就是成都土生土长的语言吧?其实不然,它正是“和合”的最好体现。屈小强介绍:“因为清朝八旗子弟曾驻扎成都,成都方言受北京方言影响很大。儿化音节的词数量不少,总共四类:er(凉粉儿)、ur(饭碗儿)、ir(抽签儿)、ür(公园儿)。构词法方面,跟普通话对比,成都话的显著不同,是名词和动词的重叠式,即名词能够重叠,动词一般不能重叠。”此外,西充话中,其义兴乡一带,受安徽话影响,发音明显不同;西昌话把四川话所有撮口呼的韵母读成相应的齐齿呼,有云南话的特点。

四川方言之间的和合圆融,也非常活跃。苍溪话的语音系统基本同成都话,大邑话的语音系统与温江话相同,南江话与自贡话同用声母,内江话接近自贡话,峨眉话与乐山话极像……但也有不少方言独具特色,个性十足。比如都江堰话,声母24个,是四川话中声母最多的方言点之一,有翘舌音,但拼法独特,低元音后的前鼻音韵尾[n]发音时舌尖只作势,不抵上齿龈;入声独立成类,调值为中平调。有一些特殊的词汇、语法现象,如“干鸡子(穷人)”“狗夹夹(吝啬鬼)”“昂字号(知名度高的)”。同样,西充话也有24个声母,具有舌尖前音和翘舌音。而自贡话有23个声母,宜宾话和雅安话只有19个声母,眉山话的韵母比一般四川话少4个,荣县话的韵母少到将“面”读作“命”、“圆”读作“云”、“床”读作“船”、“江”读作“尖”、“汪”读作“弯”。

而这些方言中,论古老,当属犍为话。“‘犍’这个字就属于古群母字,犍为地方语言的最大特点就是存古。”侯光介绍,犍为方言语音发音时气流量较大,音高偏低,音程略短,因而声音显得浑实、厚重、促直。“前人描述‘犍人普通语音,重而强直’就是如此。”

生于别处扎根蜀地

那些听不懂的“四川方言”弥足珍贵

四川境内被大片不同方言所包围的小片孤立的客家方言,又称广东话、土广东话。除了广为人知的成都龙潭寺一带,其实在四川的内江、仪陇、巴中、通江、广安、西昌等30多个县、市均有分布。

这些让大多数四川人听不懂的“四川方言”到底是怎么样的呢?

“客家话,是明清之际客家人移民从广东带来的。有声母22个,韵母54个,声调6个。”屈小强介绍,客家话有一些特殊的词汇、语法现象,如佢(你)、爷子(父亲)、哀子(母亲)、鼻公(鼻孔)、舌嫲(舌头)、食饭(吃饭)。“客家话有客家方言的特点,但也受到了四川方言的影响。一些事物名称与成都话相同,而和闽粤客家话不同。”比如,“插秧”说“栽秧子”,不说“莳田”;“水蛭”说“蚂蟥”,不说“湖蜞”。成都话重叠构词方式比较多,客家话也多,如沟沟(水沟)、竿竿(竹竿)、尿片片(尿布)、酒窝窝(酒窝)等。到客家人家里去作客,会发现有趣的事儿,客家人对客家人说客家话,对非客家人说四川话,切换自如。

除了客家话,四川方言里还有湘方言岛。湘方言岛的组成则更为丰富,有老湖广话,即湖广宝庆府人说的话,又称“苕腔(土话)”或“邵腔(湖南邵阳腔)”。“‘白糖’说‘盐糖’,‘红糖’说‘水糖’,‘男孩’说‘崽’,‘女孩’说‘妹崽’,‘什么’说‘么个’。”侯光介绍,四川境内的湘方言岛还有靖州腔、永州腔、长沙话,都是明清之际湖广移民带来的。不过,由于受四川话的影响,湘方言的特点不断向四川话靠拢,尤以新派湘语、川派湘语为甚,后者已接近四川话。“可惜的是靖州腔,能说的多为老人,已经有趋于消亡的迹象。”

【民俗多一点】

四川话词汇

四川话的词汇体系与普通话大同小异,但基本词汇和一般词汇都存在一些差异。主要是:

(1)同义异词,如:脑壳(脑袋)、黑了(晚上)、灰面(面粉)、撑子(雨伞)、抄手儿(馄饨)、细娃儿(小孩)、啥子(什么)、啷个(怎么样)等。

(2)同词异义,如:红萝卜(胡萝卜)、公子(雄性动物)、母子(雌性动物、植物种苗)、平仄(把握)、争(差欠)、干(同意、答应)、写(租赁)、瓜(傻)、水(做事不认真、马虎)。

(3)有一些表示特殊事物的词,如蒸蒸糕、三大炮、三合泥(均为食品名)。

(4)有一些特殊的熟语。如:扯把子(吹牛、撒谎)、塞包袱(行贿)、看笑神儿(冷眼旁观,幸灾乐祸)。

(5)重叠式构词方式产生非常多新词,如:沙沙(沙子)、瓜瓜(瓜,也指傻瓜)、恍恍(粗心大意的人)、盖盖(盖子)。

(6)词缀“——儿”有“儿尾”和“儿化”两种构词方式,如猫儿(猫)、票儿(钞票)、耗儿(耗子)、样儿(样子)、锅儿(锅)、架架儿(背心)、牌牌儿(小标牌)、管管儿(小管子)。

(7)“——子”尾用得普遍,如树子、羊子、饼子、烟子、今年子、明年子、块块子(成块的东西)、斤斤子(成斤的东西)。

(8)有一些特殊的词缀,如名词后缀“——伙”(表示某类人),客伙、学生伙、大人伙、老的伙;“——婆”(指某一类人或动物,含轻视的意思),啬婆(吝啬鬼)、牙尖婆(爱搬弄是非的人)、偷油婆(蟑螂);“——家家”(指某一类人),姑娘家家、儿娃子家家、妹崽儿家家;“——客”(表示某类人,含贬义),棒客(土匪、强盗)、掇客(挑拨离间的人)、壳子客(爱吹牛的人)。形容词前缀“稀——”(表示程度加深),如稀烂、稀脏、稀嫩;“飞——”(表示程度深),如飞甜、飞烫、飞辣;“帮——”(表示程度深),如帮紧、帮硬、帮老、帮重。

(9)有的词语前后顺序与普通话不同,如气力、条粉、鸡公、闹热、欢喜等。

四川话语法

四川话的语法体系同普通话基本一致。其差异比语音、词汇都小,主要表现在以下方面:

(1)名词不论是否表示人的,都可以用“些”表示复数,如“树子些叶子都落完了”“菜些都吃完了”“把人些都得罪完了”。

(2)动词没有AA或ABAB的重叠形式,表示尝试、短暂的意思用补语“一下”,如“吃一下”“讨论一下”。

(3)形容词非常丰富生动。

(4)单音节的动词、形容词、数词、量词有特殊重叠方式,如“这房子要倒要倒的”“这饭都要熟要熟的了”“说倒说倒就哭起来了”“你总爱把我管倒管倒的”。

(5)一些量词有特殊的组合关系,如“匹”可用于草、叶子、山;“架”可用于山、机器、床、车、船、机枪;“窝”可用于树、菜、庄稼;“块”可用于人、字。

(6)有一些特殊的虚词,如“着”“遭”,如“杯子着他打烂了”,“他着了一顿打”。

(7)语气词比较丰富,可以表示较细微的语气差异。如普通话说“走吧”,四川话可用不同语气词表示略有差异的语意:“走了嘛(表示号召)”“走了噻(表示催促)”“走了哟(表示提醒、嘱咐)”“走了哈(表示征求意见)”。

(8)有特殊的句式,如“比我大三岁”,也可以说“大我三岁”;“借给他三元钱”“卖给我一套”,也可以说成“借三元钱给他”“卖一套书给我”。

来源: 川观新闻
责任编辑:何晓波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