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巴蜀史志>文化纵横 >详细内容

蟠龙书院:皇帝亲赐的“千年学府”

付莉 刘燕蓝 刘婧

作者:付莉 刘燕蓝 刘婧 来源:宜宾日报 发布时间:2018-08-29 浏览次数: 【字体:

蟠龙书院遗址  

宜宾越溪河畔,青山绿水绿竹掩映,孕育了不少名儒雅士,而享誉戎州的“千年学府”蟠龙书院遗址就沉寂在这苍山翠竹中。

蟠龙书院遗址位于宜宾县观音镇合众村。如今,蟠龙书院昔日热闹场景早已随风而逝,仅存下来屋子、石座、石梯以及当地村民口中代代相传的记忆,比如,嘉定四年(即1211年),程氏三公同年考取进士,三川震动等均证明着蟠龙书院曾经的辉煌。

杨敬芝主编的《神秘越溪河》载,当年的蟠龙书院,规模并不小。据历代相传,整个书院前后有三个院子,后院为程氏祠堂,中院为寺庙,前院为书院。其房舍建筑颇为壮观,布局也很讲究,包括院门、照壁、泮池、讲堂、斋舍、藏书楼、启圣殿、明伦堂等一应俱全。特别是一代名师陶相如主教蟠龙书院后,以“代沉魏晋而文学就此,探天下之策”作为办学宗旨,蟠龙书院更成了魏晋学派的重要基地,因此成就了一批批人才。

蟠龙书院前身系蟠龙寺,蟠龙寺系戎州刺史张九宗之兄张九龙于唐德宗贞元七年(791年)在蟠龙山上建立,蟠龙书院也建于寺庙内。直至1949年解放后,书院还在正常运转。蟠龙书院与蟠龙寺塔为一体。塔居中心,这种古式格局在唐代以后几乎失传,而蟠龙书院自开院至停办,—直承袭着汉唐古制这一特色,令人叹为稀有。这也是蟠龙书院与寺院组织管理相融合的渊缘。蟠龙书院积淀了独特的越溪文化内涵和人文资源,保存了越溪流域教育文化的光辉文明。据明末樊署《越溪记》称:“越溪牛羊成群,鸡犬相接,五里十里,日中为市,学堂斋舍,诗书钟声声不绝”。


4bae8ea60a914f92ac19337116bef4f9.png

仅存的蟠龙书院的房屋(图片来源:宜宾日报)


蟠龙书院由来

杨敬芝在主编《神秘越溪河》时,对蟠龙书院的由来有较为详尽的叙述。

因越溪河畔莲塘坝后面那匹山叫笔架山,传说是文曲星放笔的笔架。因为山很有灵气,在这里创办的蟠龙书院才历久不衰,存在了九百多年,历代居住在这里的乡民百姓中才能够人才辈出。

蟠龙书院对岸的笔架山(图片来源:宜宾日报) 

开山祖师程士真

北宋太宗年间,朝廷重用儒官。各地有识之士,都力图兴学课士,培育人才。那时的戎州人程士真,就是创办蟠龙书院的开山祖师。

程士真创办蟠龙书院之前,曾在湖南的岳麓书院求学,学得满腹经纶,堪称学富五车,已是一方名儒。

“要是能在故里戎州,办一个岳麓书院那样的学府就好了!”这是程士真回乡以后,每日都梦寐以求的事情。

兴办学堂这件事情做好了,既能开启民智,又能为故乡居民培育造就人才,自己也能一展平生所学,是一件一举多得的好事。程士真觉得,这件事无论对自己、对乡人,还是对子孙后代都太重要了。

经一番努力,北宋咸平元年,程士真创建了当时闻名四方,后来又历经八九百年而不衰的蟠龙书院。

保存下来的石狮像(图片来源:宜宾日报) 

真宗皇帝赐匾额

程士真回乡创办蟠龙书院的名声越传越远,影响也越来越大。当时,不仅在民间百姓中有口碑称颂,在州县省府官场上也很有地位。在后来的《明代叙州府志》上,还有如下记载:“北宋咸平元年,郡人程士真于宣化登龙里越溪小河畔创建蟠龙书院。”

当时,蟠龙书院最出彩的一件事,要数书院的名声,不胫而走出了川,让宋真宗赵恒知道了。

据说,真宗皇帝得知此事后很是高兴,就想表彰蟠龙书院的创办人。于是,就在大祥符九年,宋真宗赵恒亲自下旨,召见了创办蟠龙书院的开山祖师程士真,此时,蟠龙书院已经创办了十八年。

程士真到了京城后,不仅受到宋真宗的亲自接见,宋真宗还亲自挥毫,钦赐了“蟠龙书院”匾额。此外,朝廷还赐给蟠龙书院一批珍贵的典籍藏书。

从那以后,蟠龙书院更是名震天下。远近求学士子,纷纷慕名而来,于是,蟠龙书院成为了名扬古今的著名书院。

遗留下来的石梯(图片来源:宜宾日报) 

蟠龙书院里的“小学童”

2015年5月下旬,家住观音镇合众村的艾方承老人回想起小时候在蟠龙书院启蒙的情景,如今依旧历历在目。

艾方承讲述蟠龙书院的过去(图片来源:宜宾日报)

“现在蟠龙书院的旧址已经所剩无几,我们家就在蟠龙书院隔壁,几步路的距离,读书很是方便。”艾方承告诉记者,以前从蟠龙书院出了许多名人、文官,所以能够进入蟠龙书院读书是一件十分荣耀的事。艾方承7岁进蟠龙书院启蒙读私塾,蟠龙书院成为了当时附近唯一能读书的地方。“书院有5间教室,有100多个学生,老师有5、6个,都是本地人。每天清晨,朗朗读书声就从蟠龙书院的教室里传出,萦绕在整个越溪河畔……”

艾方承回忆,进蟠龙书院的第一天他在父亲的陪同下,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在书院先生的指点下,拿着香和蜡烛在祠堂里进行敬拜仪式,仪式简单但却庄重。仪式结束后,表示正式成为蟠龙书院的学子,便可以开始跟着老师学习。学习的内容从最简单的《三字经》开始,然后再是四书五经之类,此外,还开设了算术课。

“每学期开学,乡亲们便会挑上自家种的谷子、蔬菜等到书院,以此作为学生们的学费,借此感谢老师的传道授业。”艾方承回忆,蟠龙书院的老师授课都十分严格,每次上课都会提着一个钟进来,桌上还摆着长长的戒尺,钟是为了严格按照规定时间上课,戒尺是用来体罚不懂礼节规矩或者没有按时完成布置的作业的学生。对于戒尺,所有学生都是敬而远之,个别调皮的学生非要去破坏规矩,老师便拿着戒尺在学生的手心上“啪啪啪”几下,手掌立马胀红,随之便是“哇哇”的哭声响彻山谷。

严师出高徒。多年后,从蟠龙书院走出去的学生,已经在各行各业崭露头角,取得了一定成绩,其中不乏有飞行员、大学教授,很多学子多年后都不忘蟠龙书院,或亲自前来或委托儿女子孙前来看看,追忆那段难忘的求学生涯。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