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巴蜀史志>文化纵横>详细内容

【方志四川•纪实小说】田闻一 ‖ 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日子:第五章 孤注一掷,川西决战在即(1)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9-04-15 10:02:03 浏览次数: 【字体:

蒋介石已经在那张二十万分之一的、几乎占了满满一张墙壁的军用地图前伫立很久了。

 9 月末的阳光透进窗帘,在打蜡的地板上闪烁游移。1949年9 月17日, 蒋介石父子离开成都,先飞台湾安排后路,再回重庆坐镇了两天,现在又飞回了成都。

 这期间,国军金门之战的“胜利”犹如给他打了一针强心剂。但是, 西南整个战局还是无可挽回地在糜烂下去:盆周大地险峻的山川形胜并没有能够阻挡得了解放军主力部队突入四川。从挂在墙壁上的那张作战图上看得分明,南面,刘伯承、邓小平统率的解放军二野部队已由鄂入川,并正以狂飙突进之势过巫山全境向重庆压来;北面,贺龙指挥的一野,已由青海玉树突进西康境内。两路大军正向成渝两地形成南北合击之势。而与之对阵的国军,南面虽有宋希濂、罗广文、杨森部,之中能打的只有宋希濂部,可惜已是残部。北面有退到成都附近的胡宗南一部和郭汝瑰兵团, 但从人数、火力等整体实力上对比,与解放军有相当的悬殊。该怎么办呢?蒋介石正在煞费苦心思索时,儿子的声音将他从沉思中唤醒。

“爹爹!”已站在身边的蒋经国说,“人都到齐了。” 

蒋经国(图片来自网络)

“唔。”蒋介石转过身来,整了整军装和儿子一起出了门。

 黄埔楼下一间长方形的大会议室里,佩戴着上将、中将和少将勋标的将军和身着毛料中山服的高级文官们,沿着铺有雪白桌布的长条桌已经正襟危坐,等着委员长到会。他们中,有的在小声交头接耳,有的在独自苦思,大都面露忧戚。细数,这些参加会议的人中,除了“大太子”蒋经国外,有行政院长阎锡山、有张群;还有国防部参谋长兼西南军政长官公署长官顾祝同、副长官胡宗南;四川省政府主席王陵基,还有刘文辉、邓锡侯以及有关方面要人钱大钧、肖毅肃、王缵绪、罗广文、严啸虎、黄隐等。

 随着门外警卫“啪!”的一个立正,蒋介石在蒋经国的陪同下,一阵风似的进了门。与会者赶紧起立,挺胸,两手紧贴裤缝,向委员长行注目礼。

“唔,坐,大家坐。”蒋介石来到会议桌前上首站立,用两手往下压了压,自己率先坐了下去。

 坐下来的蒋介石先没有说话,而是用他那双鹰眼将与会者挨个审视了一番。这是正午时分,室内很有些燠热。但蒋介石坐姿笔挺,保持着标准的军人姿势,连军服上每个风纪扣都扣得严严实实的。

“嗯,诸位知道。”蒋介石说话了。他说一口宁波味很浓的北平官话, 话说得很慢,声音也轻:“最近共军叶飞部窜上金门岛,想一鼓作气,在拿下海南岛后拿下金门,继而为攻占台湾做准备。然而,我军将士抱破釜沉舟,有我无匪、有匪无我决心,振武扬威,与来窜共军经日激战,使共军伏尸累累,惨败而回。金门一战,我俘获了共军万余。”蒋介石说到这里, 与会者们唰地鼓起掌来。

 蒋介石轻轻咳了一声,会场上掌声停息,清风雅静。

 蒋介石接着昂起头说下去:“我相信,金门大捷就是川西决战的前奏。而即将开始的川西决战更是会让全世界大吃一惊,我们将要在国际反共史上大书辉煌的一笔。在座的都是党国栋梁、功臣。今天,就即将展开的川西决战, 请诸位各抒高见。”说到这里,蒋介石的话戛然而止,目光灼灼看着下属们。

 四川省政府主席王陵基应声起立表态。他很动感情地说:“陵基在江西省政府主席职上被中央调回四川主政,深感责任重大……”坐在一边,年前被蒋介石贬去了四川省政府主席的邓锡侯下意识地看了看刘文辉。刘文辉稳起。只听王灵官在蒋介石面前继续表白下去:“在此国事日益艰危、党国命运系于一发之际,委员长不顾委屈,不顾年事已高,再次从家乡出山, 义不容辞挑起挽危澜于既倒之反共戡乱救国重担。这是国家有幸,民族有幸。在总裁英明领导下,陵基深信,党国虽经百厥终能战胜共产党并取得最后胜利。四川是抗战的大后方,也是反共复国的大后方、坚强后盾和堡垒。四川物殷民丰。虽然现在有困难,但四川人民愿为这场总裁领导的反共戡乱救国决战竭尽人力物力,甚至作出最大的牺牲而不惜。”说到这里, 王陵基话题一转:“经总裁批准,陵基已在全省组织了 20 个保安团,共计22 万人,现正加紧操练武装,随时可以拉出来配合国军正面作战……” 就在王陵基一个劲地在蒋介石面前表功提劲时,在场的刘文辉、邓锡侯表现出强烈的不满、不屑。

民国"川军三雄"(右刘文辉,中杨森,左邓锡侯,图片来自网络)

 这几个四川人历史上有种种过节。用一句四川话说,他们之间各有名堂,而且名堂深沉。

终审:朱丹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