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巴蜀史志>文化纵横>详细内容

【方志四川•纪实小说】田闻一 ‖ 第四章 滑稽,打出门去靠烟杆(2)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9-04-12 11:14:17 浏览次数: 【字体:



第四章

滑稽,打出门去靠烟杆

“原来如此!”蒋孝先听后直说王陵基不叫话,不叫话。接着,又站起,拿出一个新式请柬,很恭敬地递到尹昌衡手中,说:“这是委员长给老前辈的请帖,请老前辈明天中午去委员长下榻的北较场吃个饭!”看尹昌衡接在手中,蒋孝先心很细,说:“如果老前辈届时进出不方便,我亲自带车来接!”

“不用。”尹昌衡说,“到时我会去的。” “能出得去吗?”

“老夫自有办法。”

尹昌衡

 第二天,尹昌衡出门时的过程很是有些黑色幽默意味。

 中午临近,时年 50 多岁、身材瘦高的尹昌衡身着蓝袍黑马褂,昂然向大门走去,身后跟着马忠,替他拿着一根长长的玉石嘴烟杆。来到门边, 马忠让车夫和一个长工把先生的私包车,就是黄包车抬过门槛。

 两个奉命站岗的卫兵眼睁睁地看着车夫和长工把先生的黄包车抬过了门槛,放到了街上,不知该怎么办好,傻眼了。及至看到尹昌衡上了车, 脚一跷,从马忠手上接过烟杆,让车夫拉起车走,车夫不慌不忙抄起了车把,就要离去,两个兵似乎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两个看门的兵商量了一下,一个在场监视,直说尹先生请等一等。另一个赶紧去找排长,听说排长在对面酒馆里,那兵找去,又说去了斜对门大烟馆……这兵东找西找,好容易找到排长时,车夫已经拉着尹昌衡一溜烟而去。

“停倒、停倒!”长得黄皮寡瘦、歪戴帽子斜穿衣的排长带着那兵从烟馆里追出来,趿拉着鞋子,鸭子似的挥着手,大声喊着往前追。排长生怕尹昌衡跑了,他长得瘦小,身上背的驳壳枪在屁股上一颠一颠的,却蹿得飞快,像只受惊的耗子。

 排长追上来,一跳,双手把着车篷,双脚在地上拖起,车夫跑不动了。坐在车上的尹昌衡毛了,转过身来,甩起捏在手上玉石烟嘴的长烟杆往排长头上打去。

“笃!”排长的头上重重地挨了一下,流血了。

“哎哟!”排长护痛,赶紧丢下黄包车,抱着头蹲在地上,那个兵赶紧去护排长,尹昌衡的黄包车“呼!”地一下跑远了。

 北较场到了,蒋介石的秘书曹圣芬已经迎候在外。曹圣芬将跟来的马忠和车夫作了另外安排,领尹昌衡进了黄埔楼底楼一间法式小客厅,蒋介石已经等在那里了。

 见到尹昌衡,蒋介石慢慢站起身来,问声“老前辈好!”旋即让座。这天,他着一袭玄色长袍,脚蹬一双黑直贡呢的白底朝圆布鞋。

 蒋介石落座在对面的沙发上,面前的茶几上摆一杯清花亮色的白开水。尹昌衡坐在蒋介石对面,面前摆着茶点。

 看尹昌衡有些气喘吁吁的,蒋介石做出很关心的神情问:“老前辈也不过才 60 多岁,身体也还好,怎么会累得气喘吁吁的?”

“委员长要找我尹昌衡来一趟不容易!”尹昌衡显得余怒未息,他说: “我是打出来的!”

“打出来的,怎么讲?”蒋介石感到很奇怪。

“想来昨天蒋孝先来请我,回来后是向你报告了的,这王陵基龟儿子把我的大门封了,不准我随便出门。”

“啊,是这样!”蒋介石做出若有所悟的样子,用手拍了拍亮光光的头,“这叫什么话,他竟然把老前辈的门封了?”旋即扬起声问:“王主席来没有?”

 门前闪出一个身着法兰绒中山服的侍卫,胸脯一挺,大声报告:“来了!王主席在外间客厅等候召见。”

“让他进来!”蒋介石大声命令。

王陵基

 很快,王陵基来了,他还是那个样子,戴副墨镜,不过没有着西装, 而是着军便服,他“啪!”地给委员长敬了个标准的军礼。

“唔!”蒋介石显得有些愤怒,拧着眉头质问,“你怎么能限制尹老前辈的行动自由,封老前辈的门?”

 平时显得钢筋火溅的王灵官其实也是相当机敏善变的,为了给委员长一个台阶,他当即编造出了一个理由搪塞:“报告委员长!”他说:“成都最近不太安宁,我让各重要地点都加强了警戒。之所以派兵去尹老先生府上站岗,也是为了老前辈的安全。”

 这几句话说得滴水不漏,也对蒋介石的胃口,他的脸色好看了些,说:

“唔,保护安全当然是好的,但哪有你这样保护的?弄得老前辈进出都不方便!”

“那是底下人不会办事,我下来查查,查清楚了,一定严办!”

“那好吧!”蒋介石手一挥,“我现在要同老前辈谈点事,你先去查查,妥善安置吧!”

“是!”王陵基如蒙大赦,给蒋介石敬个礼,赶紧退了出去。

“委员长!”见客厅里没有多少的人,尹昌衡乘机给蒋介石建议,“现在国家危难,以往的事就不说了,因为过去者不可追。”说到这里欲言又止。

(未完待续)

终审:罗一洋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