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巴蜀史志>文化纵横 >详细内容

深切缅怀伟大的母亲殷森

作者:方惠园 来源:“中华魂网”微信公众号 发布时间:2018-11-07 浏览次数: 【字体:

新四军老战士殷森同志。

 殷森(1922-2018.10),安徽桐城人。国务院原副总理方毅同志夫人。1939年参加革命,194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中共苏皖边区政府货物管理局调查室副组长,山东省政府货物管理局调查室副组长,山东省政府财政厅科长,福建省财政厅会计处科长,上海市财政局企业财务处副处长,财政部预算司综合财务处副处长、处长,对外经济联络总局计划财务局副局长。

——文字来源:百度百科

2018年11月4日,殷森同志女儿方惠园女士代表全家人致《缅怀词》。

尊敬的来宾,同志们,朋友们:

上午好!

感谢大家在百忙之中出席母亲的告别仪式!首先,请让我代表方家全体子女及孙子女,曾孙子女向大家表示衷心感谢!向对母亲去世后向我们表示哀悼、慰问和送花圈的国家领导同志,国家商务部的领导同志,母亲生前一起工作过的老同志、老朋友们,表示我们衷心的感谢!

2018年10月25日,这是一个令我们万分悲痛的日子,我们亲爱的母亲终于不敌病魔离开了我们!在病床边,我们拉着母亲的手泣不成声,久久不愿离去。

新四军老战士殷森同志遗像(1922-2018),享年96岁。

回顾母亲96年风风雨雨的一生,真是千言万语也难表达我们此时此刻的悲痛心情。因时间有限,我们仅选取她人生中的几个片断略述,以寄托我们的哀思和缅怀之情。

母亲出生和成长于一个具有进步思想的知识分子家庭。上世纪初,我们的外祖父曾为中国革命同盟会会员,也曾为蔡锷麾下一名军官,后经蔡锷选送入广西桂林陆军测绘学堂深造,专习军事和测绘专业。外祖父曾参加过孙中山、黄兴策划的镇南关起义。七七"卢沟桥事变"后,日军节节南下,在经历父亲英年早逝,民族家国濒于沦陷之际,母亲毅然离开家乡参加革命!那年,母亲才17岁。

母亲于1939年1月参加抗日救亡团体,1940年1月参加新四军江北游击纵队,同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我们曾听母亲讲过,早年她担任会计工作时,一次,日本鬼子来扫荡,她随后勤撤退,把游击部队的给养,几十斤重的银元背在背上,跑了一夜,后来终于到了目的地。数数银元一个不少!看看母亲弱小的身躯,竟有如此巨大的力量。

在革命队伍中母亲经人介绍结识了我们的父亲方毅。在“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的日子,这对志同道合的年轻人喜结连理。这个日子是父母特别选定的,表现了他两人誓将革命进行到底的决心。从此,父母亲经历了风风雨雨、聚少离多的漫长人生旅程,共同走过了数十年的传奇人生。他们终生伉俪情深,恩爱两不疑的坚贞爱情,一直被周围人们传为佳话。

我父亲工作繁忙,重任在肩。在炮火纷飞的战争年代,为养育我们6个子女,母亲真是吃尽了难以想象的千辛万苦。大哥和我出生在烽火连天的战争年代,在淮南抗日根据地,母亲为了工作,将大哥和我先后送到当地干部家喂养。大哥刚出生6天,听母亲说,当时天寒地冻、大雪纷飞,一大早老乡就来把大哥放进棉衣大襟里沿小路抱回家。

1946年夏天,内战全面爆发,国民党集结数十万大军向苏皖解放区发起重点进攻,形势突变。父亲随陈毅、粟裕部队行动,负责解决部队供给问题。组织决定,大多数机关工作人员及家属立即撤离到山东解放区,此时母亲就带着2个孩子,一个1岁、一个3岁多,跟随大队从淮阴出发,踏上了北撤之路。听母亲讲,一路上翻山越岭,趟水过河,有时有骡车坐,有时有挑夫挑,两个箩筐,一边一个孩子。还有被子及做饭的锅,有时就抱着孩子走,从三伏酷暑走到三九严冬,一路风餐露宿,历经千辛万苦,到了山东青州才和父亲久别重逢。过了不久,形势依然严峻,华东局决定把大批干部和家属疏散到渤海和胶东解放区,必要时转移到已由苏军进驻的大连。

1947年,母亲带着我们一行数十人,大多拖儿带女,徒步转移,冒着初春的雨雪,在山东大地上艰难地走了1个月,才到达胶东半岛最东端。又乘当地渔船,经过好几天穿插绕行,昼伏夜行,冒着海上的风浪和遭遇国民党海军舰艇的危险,终于平安到达大连。到大连后不久的一个午夜,我的大妹妹也出生了。这些都是常人难以想象的艰险,在我母亲晚年时,还清楚记得那段艰辛的经历。

全国解放以后,随着父亲工作的频繁调动,我们全家也从福建搬到上海。1953年,父亲调任中央人民政府财政部副部长,我们全家也搬到了北京。母亲本想全家在一起过几年和平安稳日子,没想到不到一年,父亲又被中央派赴刚刚获得独立的越南任顾问团团长。当时越南国内战火刚刚停息,条件十分艰苦。本来母亲感到家中孩子幼小,又初来北京希望父亲能够留下。但是,当她意识到父亲工作的重要性,毅然决定自己撑起这个家。没想到这一别就是7年!

在这7年里,母亲吃的苦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她不仅要做好本职工作,还要照顾家中一群未成年的孩子,不得已,将几个孩子送到寄宿学校。父亲临去越南那天凌晨,还特别嘱咐大女儿的我,多帮妈妈做些事,照顾好弟妹们,父亲当时是很不放心母亲的。那时我也就刚刚满9岁,父亲十分理解母亲的处境,特寄信送母亲杜甫诗一首,以表达他对年幼子女的思念及对妻子的感谢,诗中写道:“今夜鄜州月,闺中只独看。遥怜小儿女,未解忆长安。”为支持父亲的工作,母亲真是付出了太多太多。

我母亲在多年的财经及援外财经工作中认真负责,每年报表详细统计,为国务院的主要领导指导外经工作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

我的母亲是位伟大的母亲。她曾于2005年被授予"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章",2015年被授予"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她是一位有坚定信仰的优秀的无产阶级革命战士,是一位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为党的事业努力工作的国家干部,是一位识大体,顾大局,为支持丈夫的工作甘愿无私奉献、甘愿牺牲自我的品德高尚的妻子,是一位照顾儿女无微不至的慈祥的母亲。她的母爱像春天的雨露一样滋润着我们,使我们能够长大成人。

我们决心做一个象母亲那样的人!

亲爱的母亲,您安息吧,我们爱您,我们感谢您,您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新四军老战士殷森同志告别仪式

新四军老战士殷森同志告别仪式

新四军老战士殷森同志告别仪式

新四军老战士殷森同志告别仪式

方惠园 代表全体子孙辈宣读  

于2018年11月4日于八宝山革命公墓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