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巴蜀史志>文化纵横 >详细内容

【方志四川•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秀灵 ‖ 一九七八年··人生的转折点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8-11-06 浏览次数: 【字体:


本文刊于《巴蜀史志》2018年第4期

1978年3月,我国走进了革命的春天,人民的春天,科学的春天!


 这一年,新进塞北乡村学校当教师,不论是谁,都要参加公开考试。我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报名参加了考试,很快便以第一名的成绩被录取,成为桑干河右岸舜都学校的一名乡村民办教师。那时,当民办教师每天记十分,每月给补助5元,工作虽然辛苦,但在那时的农村属于上等“白领”。

到了5月的一天,我从大队广播里听到了国家改革招生制度的消息:凡是工人、农民、上山下乡和回城知识青年、复员军人和应届毕业生,符合条件均可报考大中专院校……这则新闻,让我做出一生中最重要的选择——报考师范,人生命运因此出现转折点。

1978年我准备考学的时候,既要当教师又要复习功课,那时的我,上一天的课,晚上十点才能下班,完全没有什么复习时间。虽说以往学习成绩不错,但重拾课本,且三个月后就要走进考场,也绝非易事。为了不影响工作,我只得深夜苦学。当时农村又经常停电,几乎夜夜点煤气灯,熏得头脑发胀。校领导是文革中起家的三种人,对考学很反感,批评我们不安心工作,想个人成名成家。我只能挤时间复习。那时有个想法:我一定要考上,离开这极“左”的地方。

这年夏天,我在桑干河南岸的舜都古城学校参加考试,记得当年的作文题是《我的老师》。由于爱好文学,我先写了作文,这引起了女监考的注意,她每次转到我的座位前,都要看我答题。第一天考完,那位女老师说,我看了你的答卷,你很可能会考上。这句话使我充满了信心。

一个月后,在城里上班的表哥告诉我:“文教局大门那儿贴红榜了,你榜上有名!”那时的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独自一人悄悄进城跑去看榜,我的名字果然排在第5个,心里那股激动劲儿就别提了。

接着成绩公布,我以超出最低控制分数线31分的成绩,顺利进入初选,开始政审和体检。这时却遇到了麻烦,校领导说,即使你考上了,也未必能走。他在我的政审鉴定表上填写了负面意见,什么不讲阶级斗争,走白专道路。把我气得半死。公社文教助理看了鉴定后,非常生气地说,为何在考生鉴定上做手脚?既然考上了就让人家去念书。他把旧表作废,重新给填写了鉴定,我政审才得以通过。

在秋天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当生产队广播大声喊我名字的时候,我知道我盼望已久的好消息终于来了。这一年,我终于如愿以偿,考取了景色优美的塞北师范。

考入师范。这是我人生中一个重要的转折点。上学报到那天,我在学校宽敞的大厅里驻足良久,心里久久不能平静。在同一个人身上表现出的反差竟如此巨大!上初中时,本来学习成绩优异,由于上学搞推荐走后门暗箱操作,我差点名落孙山,靠姐姐的据理力争,我才以最后一名升学。现在还是我,凭自己优秀的科考成绩,公平的进入国立师范,变迁,蕴含着多少耐人寻味的哲理!

学校充满活力充满书卷气息的氛围一下子便打动了我,在这所学校里,我开始发奋努力。虽然那时的我们上课用的多是油印教材,许多观念仍然是文革的旧观念,教书的老师有些是工农兵学员,但对于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我们又有了坐在课堂学习的机会。

1978年,我们赶上了好时光,学校的学术气氛非常活跃,师生们办的“洋河论坛”,开始讨论一些热门话题:毛主席和邓小平教育方针路线的弊与利?文学能不能描写爱情?新闻舆论能否批评揭露社会现实问题?社会主义国家文学能不能暴露阴暗面?文学能不能写悲剧?文学是不是阶级斗争的工具等。

记得这一年冬天,学校组织一场较大规模的演讲比赛,赛场气氛非常严肃,本校和地方有名的人士都到了,但赛题出来后,令我惊诧,仍是有关“在又红又专的道路上”或是什么“做新长征路突击手”的老旧题。这与我的新思维相左。竞赛题令人沮丧,我很快退场。这是一个最为胆大的选择,而我自己觉得那审题的几分钟思考,也是我人生路上的第一次民主自由开放意识的觉醒。现在想起来,也只有在当时进行真理标准大讨论和国家始行改革开放的民主宽容氛围中,我才敢如此不计后果的愤然放弃,扬长而去。

经过两年的勤奋学习,1980年毕业时我被分配到了桑干河右岸乡村中学任教。1982年春天,在全地区做示范公开课,获一等奖。

1984年,我又以全地区高考文科第一的成绩,考入对口高等师范学院深造。1988年,因参加全地区《道路交通安全知识竞赛》表现突出,直接由乡村教师改行调入县委共青团。

1990年,被推荐参加河北电视台等联合举办的《爱祖国迎亚运体育知识电视大奖赛》,获得团体第四名,个人一等奖。因此,又转行选调到财税机关。

1996年考入省报业集团,从事新闻采编;1998年又考到中国传媒大学读书,毕业后在京津冀发展,出版畅销书数部。

2008年,在北京奥运会期间,我写信建议:北京应携手张家口继续申办2022年冬奥会,引起高层关注,后我国申办冬奥会成功。

2018年,投身传承红色基因,筹办红色期刊活动……

回首改革开放40年,我惊奇地发现,1978年,我国进入科学的春天,是国家命运的拐点。这年也是我人生的转折点,从此我峰回路转。我的命运几次因考试竞赛而改变。将学到的知识奉献社会,在这风清政和之年,可以大有作为。我个人的命运和国家的改革开放40年又紧密相连。我承认机遇,也不否认自己的天资和努力,但是如果没有1978年,我会像文革那代人一样,难逃被压抑的命运。命运之变,始于1978年,而又在这改革开放的40年。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