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巴蜀史志>蜀中人物 >详细内容

抗战中将林梅坡鲜为人知的共产党员身份

作者:舒启东 来源:《巴蜀史志》2018年第2期(总第216期) 发布时间:2018-05-14 浏览次数: 【字体:

说起与德阳有关的抗战史实,很多人都知道民国二十六年(1937)9月,一二二师师长王铭章在德阳誓师,率部出川抗战的事。其实,德阳还有一位鲜为人知,曾出川参加长沙战役第一次战役的将领,他就是德阳市中江县广福乡人林梅坡。

据中江铜山林氏族谱记载,林有本,字梅坡(1896-1949),四川中江县广福镇铜山村人,兄弟排行第五。

9dd94f5714f042228e3b5f985c1477a0.jpg

林梅坡鲜为人知,一方面是他参加长沙战役的事迹,现在少有人知道,在德阳都很少看到有关他的宣传报道和回忆文章,追溯德阳的抗战历史,提及的大多是王铭章。更重要的是,林梅坡是一位中国共产党党员,这知道的人更少,甚至其家人都是在他去世后因机缘巧合才得知。说起来林梅坡中共党员身份的最初披露和最终确认算得上有一些传奇色彩。

据《中江县志》记载,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林梅坡因其父被当地团总刘某欺压,乘夜持刀寻仇不遇,愤而离家。随后考入四川陆军小学,入身行伍。后在上海陈英士(陈其美)都督府做客,陈被刺杀后回四川,在刘斌部当兵,夏仲石、刘文辉部任职,逐步升迁。民国十八年(1929)任二十四军独立旅旅长,先后驻防资中、遂宁、泸州等地。民国二十三年(1934),“二刘”(刘文辉、刘湘)争战,刘文辉败退西康,林梅坡部被刘湘改编。民国二十四年(1935),林梅坡任川康绥靖公署中将参赞,从此定居成都。

关于林梅坡率部出川抗战这一段史实,1994年版《中江县志》这样记述:“(民国)28年,抗日烽火正炽,林激于爱国热忱,出任川军第三十集团军第七十二军第十四师副师长,赴赣北修水河右岸对于日作战。12月(笔者注:此处可能为9月之误,查阅多个资料均为1939年9月25-26日,日军第106师团一部攻占上富、横桥、甘坊,另一部经九仙汤、沙窝里突进至修水东南约30公里处的黄沙桥,展开对中国第30集团军王陵基部的攻击,30集团军且战且退)中旬,日军渡过阳新河,在龙岗附近集结,向七十二军侧背猛攻,林率部英勇奋战,伤亡甚大,后在野补团掩护下经两昼夜且战且退陆续撤至石艮山麓休整。”林梅坡参加的是第一次长沙战役。次年因病请假回四川,任七十二军驻蓉留守处主任和川鄂绥靖公署顾问。

e6f39f7dccb1461a8e7514c46eb710bc.jpg

在林梅坡出川抗战的前一年,即民国二十七年(1938),他在成都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但他的这一身份一直鲜为人知,甚至到1949年他去世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其家人都不知道他的这一身份。直到1987年5月,著名作家沙汀出版回忆录《睢水十年》,其中提到林梅坡加入中国共产党一事,才慢慢为世人所知。该书第213页记载:“这我倒记得准确,在向干青、秀熟老人做过传达之后,我曾挤出时间去看过林梅坡同志,一位旅级退伍军人,有较高文化水平,于1938年由我同邓均吾邓老介绍入党。” 机缘巧合的是,林梅坡的女儿在出版当年就看到了这本回忆录,从而四处打听沙汀的行踪,写信询问具体情况,同时申请组织查证。

沙汀因林梅坡入党一事于1988年3月和10月分别写信给林梅坡之女林秀白和四川省委党史工作委员会。在给林秀白的信中详尽记述了其父的入党经过,大意是:“我因舅父郑慕周同伯父吴克仇的关系与尊严相识,因他喜欢阅读进步书刊,而将他作为了统战对象,我与早期创造社成员邓均吾商量,最后决定介绍其入党,并向川西特委书记罗世文做了详尽汇报。后经特委负责人之一的邹风平告知,经研究同意接收林梅坡入党,于是我直接向他本人提出了参加组织的问题,在取得他的同意后,我又向组织作了汇报,并邀约邓均吾同我做他的入党介绍人。后组织作出决定,在成都仁厚街我家里举行入党仪式。”关于入党宣誓沙汀特别提到了两个细节,一是相关人员。监誓人是邹风平,为了保密,邓均吾虽然是入党介绍人却没有参加。二是林的衣着。“我记得那天下午,梅坡同志是穿了一件灰色长衫到我家的,一进室内就将长衫脱了,可是到了宣誓的时候,他又立刻穿上长衫,我至今记得这个细节,是因为后邹风平同志告诉我,这证明了梅坡同志入党志愿的虔诚。”沙汀还特别说明:“由于梅坡同志在四川军政界的知名度相当大,没有参加地方组织,只有单线联系。不久,我就向邹风平同志作了交代。”

林梅坡入党后出川抗战,再因病回成都任职并于民国三十四年(1945)当选四川省参议会议员。这期间林梅坡遵照中共四川省委指示在四川省参议会上呼吁停止征兵征粮,履行了一个党员的职责和义务。关于这一段经过,沙汀是这样讲的:“1939年冬……省委书记吴玉章吴老向我指示,路经成都时一定设法动员一切进步力量,在即将举行的所谓四川省参议会上呼吁,抗日战争既已获得胜利,应该立即停止征兵征粮。而我在向张秀熟张老传达之后,因为听说梅坡同志也是参议会议员,我又设法向他进行了传达,像张秀熟张老一样,梅坡同志也表示一定按照省委的指示精神办事,在省参议会中大声疾呼。”

据《中江县志》记载,林梅坡不仅在参议会上呼吁停止征兵征粮,还说:“四川许多铁血男儿,抗日捐躯,实为可敬,但许多青壮男子都是绳捆索绑押赴军营,当官者层层克扣军粮,士兵只能喝点稀饭。冻死饿死不知多少。这些贪官污吏实属民族罪人!”

d21ede51b68b4b1fbd6cffad0126348a.jpg

为什么林梅坡入党后,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党员身份?沙汀在写给四川省委党史工作委员会的信中专门说明:“现在,经过几番回忆,实在没有什么值得补充的了。也举不出另外还有哪位同志知道他参加过党。而罗世文、邹风平两位同志已先后与世长辞……不过我十分相信,只要想想抗战时期,国统区的尖锐复杂斗争,梅坡同志的社会知名度,把事情置于一定历史条件下进行考察,就会理解他的党员身份鲜为人知这一事实。我想,说他入党后不发生横向的组织关系,由个人单线联系还不确切。如实说,是要他做个秘密党员,不要轻易暴露身份,尽力保持进步人士面貌。看来,梅坡同志是做到了这一点的,就连他家里的成员都不知道他参加过中国共产党。”

林梅坡之女知道其父可能参加过共产党后,向时任四川省委副书记顾金池写信要求查证。1989年1月,顾金池同志批示由组织部阅处。组织部门除向沙汀询问了解到上述情况外,还通过其他人员进行了调查核实,他们都不了解林入党一事,但都认为沙汀的证明是可靠的。1989年5月3日,中共中央组织部原顾问郑伯克的证明材料称:“1938年,我回到四川……邹风平同志未交我中江林梅坡的关系。当时的情况,罗世文在川康特委建立不久任特委书记,分管军事情报统战等工作,直接联系一部分党员,这部分党员与当地地方党不发生联系……对这部分党员在省工委、川康特委会上一般不作具体汇报。为此,对所询无法证明,其党籍既经沙汀证明,应予认定。”1989年8月29日,重庆市人大常委离休干部张文澄证明:“我不知道林梅坡同志,无法证明,但是从前函附的沙汀同志的证明材料可以看出,林梅坡同志属于上层党员关系,从我所知道的当年的情况,我认为沙汀同志的证明是可靠的。”

b41cb015b4b54d189577c27f4897fbf2.jpg

1990年8月2日,中共中江县委组织部出具《关于林梅坡同志入党的说明》,其中给出明确结论:“林梅坡同志于1938年经沙汀和邓均吾同志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至此,林梅坡鲜为人知的中共党员身份经过沙汀的证明和中共中江县委相关部门的查证最终得到确认。

林梅坡作为一位中国共产党党员,在民族危难之际慷慨赴戎,出川参加抗战,书写民族大义,其事是德阳地方党史抗战史的重要篇章,其人值得后人铭记。

(作者:舒启东,作者单位:德阳市地方志办公室,原载《巴蜀史志》2018年第2期  总第216期)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