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巴蜀史志>蜀中人物>详细内容

【方志四川•蜀中人物】王友平 ‖ 民主革命时期的中共四川省委书记吴玉章

作者:王友平 来源:《巴蜀史志》2018年第6期,总第220期 发布时间:2019-01-29 10:07:00 浏览次数: 【字体:


本文刊于《巴蜀史志》2018年第6期

 我国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教育家、历史学家、语言文字学家吴玉章,一生曾亲历辛亥革命、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并曾担任中共四川省委书记,为中国民族民主革命以及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作出重要贡献。他是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中国共产党在四川的最后一位、也是最重要的一位省委书记。

自贡荣县吴玉章故居(图片来自网络)

 吴玉章(1878-1966),原名永珊,号玉章,字树人,1878年12月30日(农历十二月初七)诞生于四川省荣县双石镇蔡家堰村。1905年在东京参加孙中山创立的中国同盟会,从此走上资产阶级民主革命道路。1911年,回国参加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1924年初与杨闇公等人在成都建立中国青年共产党,1925年在北京加入中国共产党,1926年担任中共重庆地方执行委员会(相当于后来四川省委)执行委员并参与领导发动泸顺起义,1927年参加领导八一南昌起义。后长期在苏联、法国留学和从事革命活动。1938年4月回国,积极投身抗日救国运动,在与《新华日报》记者谈话中表示将“为民族的解放,为国家的独立而战争、而奋斗到最后一滴血”。1945年,在中共七大上当选为中央委员。

 1946年4月22日,经中共中央批准,中共四川省委在重庆正式成立。董必武代表南方局出席大会并宣布中共四川省委组成人员名单,吴玉章任省委书记,王维舟任副书记。中共四川省委属重庆局领导。4月30日,中共代表团团长周恩来在离开重庆前举行最后一次记者招待会,向新闻界宣布中共四川省委的成立,并公布中共四川省委主要领导人名单。这是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中国共产党在国民党统治区唯一一届公开成立的省委领导机关,其目的是要“作广大的合法斗争”,公开的依据是1945年国共两党《双十协定》中关于如果条件真的成熟,中共“从四川开始逐渐把各省的省委都公开起来”的协议。这是中国共产党在国民党统治区树立起的一面公开旗帜。在这次记者招待会上,吴玉章第一次以中共四川省委书记的身份与社会见面。从此,中共四川省委就在吴玉章的直接领导下积极开展革命工作。

吴玉章在学生中间(图片来自网络)

 此后在将近一年时间里,中共四川省委在吴玉章的领导下,在极其险恶的环境中,在山城重庆开展了一系列惊心动魄、富有成效的革命斗争。这时,中共代表团和重庆局迁往南京,重庆局改称南京局,中共四川省委与中共代表团驻渝联络处合署办公,属南京局领导,中共四川省委兼重庆分局承担南方局的部分工作,全面领导四川、西康、云南、贵州4省的党组织工作,并负责中共代表团驻渝联络处、《新华日报》社的工作,成为中国共产党在西南地区最重要的领导机关。于是,吴玉章便以中共代表团驻渝联络代表和中共四川省委书记的身份驻重庆,继续革命工作。中共四川省委一成立就投入斗争,省委机关人员按周恩来、董必武“坚持岗位,渡过黑暗,改变形式,适当斗争”的指示努力工作,以大无畏的革命气概“应付层出不穷的恐怖压迫”,多次化险为夷,成为团结群众、稳定人心、激励士气、指引斗争方向的一面光辉旗帜。

 在此期间,吴玉章不畏艰险、不怕牺牲,充分利用公开的省委机关和新闻报纸等与国民党反动派进行斗争。他频繁出席各种重要活动,开展各项革命工作,发表讲话、演讲、题词,亲自撰写文章及对联,反对内战、反对独裁。如1946年5月4日,吴玉章在《新华日报》发表纪念五四运动的题词:“五四运动是中国民主运动的新阶段,时间已经过去了27年,专制独裁反变本加厉,民不堪命……”5月19日,重庆各界在北碚召开张自忠殉国纪念会。吴玉章以中共四川省委的名义,派人送去他亲笔书写的大幅挽联:“已使日寇灭亡,忠魂可慰;再令生灵涂炭,人民何堪?”置于会场显眼之处,引起极大关注,各报纷纷报道。6月21日,吴玉章与王维舟分别以中共四川省委书记和副书记的名义,在重庆招待新闻界及各报社负责人,发表对目前时局及中共所持态度的谈话。

吴玉章与家人合影(后排右一为吴玉章 中排左二为夫人游丙莲)(图片来自网络)

 1946年6月26日,蒋介石撕毁停战协定和政协协议,调动30万大军,大举围攻中原解放区,挑起全面内战。7月1日,吴玉章为《新华日报》撰写社论《忠实实行三民主义的中国共产党——纪念中国共产党二十周年》。文章以大量事实从各方面阐明,中国共产党是忠实实行革命三民主义的;国民党统治集团顽固坚持一党专政、个人独裁才是对孙中山三民主义的背叛。文章斥责“国民党统治集团因中共妨碍其一党专政个人独裁,不惜制作种种诽语”。

 7月7日,吴玉章与周恩来、董必武、陆定一、邓颖超、李维汉等联名致函国民党蒋介石,抗议国民党单独决定召开国民大会。

 7月17日,吴玉章与周恩来、董必武、陆定一、邓颖超、李维汉等七人又联名致函国民党蒋介石,对两天前发生的李公朴、闻一多惨遭暗杀表示严重抗议,提出缉拿凶手、释放一切政治犯等七条要求。7月28日,吴玉章组织并出席重庆各界追悼李公朴、闻一多大会,在致词中他无比愤慨地说:“中国人民共同的要求是独立、和平、民主,而这要求决不会因暗杀之恐怖而停止”。他号召大家以千百倍的勇气,来继承死者的遗志,保持中华民族的光荣。

 8月4日,即国民党空军飞机轰炸延安两天之后,吴玉章出席在重庆举行的陶行知追悼大会并发表讲话,所送挽联写道:“四日杀二贤,人人愤激,愤激夺去了我公生命;殃民得祸国,个个怒吼,怒吼起来的大地光明。”愤怒声讨国民党反动派发动内战,杀害贤良,祸国殃民。9月22日,吴玉章出席重庆各界追悼陶行知大会并讲话。他说,陶行知“要打倒一切压迫人民大众的恶魔……因此遭到了独裁者的痛恨……特务暗杀的黑名单,把他列为第一名。虽然他还没有如李公朴、闻一多二先生之被人暗杀,而因李闻二公之死,悲痛愤激;为整理未竟事业,准备成仁,朝夕忧劳,而竟夺去了他的生命。”

 面对敌人的军事挑衅,9月30日,吴玉章与周恩来、董必武等中共政协代表致函蒋介石,就国民党军队前一日大举进攻张家口提出严正声明,强烈抗议国民党“不顾一切约束,撕毁停战协议,在国内大举进攻”“迫使国共关系至最后破裂的境地”。

 10月10日,即中华民国的国庆节之日,吴玉章发表《国庆感言》,开篇说:“中华民国今天的国庆,可庆又不可庆。”接着指出:“不可庆的是,每次革命胜利后总要来一个反革命的逆流……”他强调,今天的世界已经不是帝国主义、法西斯蒂、个人独裁、少数统治的世界,而是全世界被压迫民族被压迫人民 起来求得民族解放、社会解放的世界。

  10月16日,吴玉章、张友渔等致电中共中央和周恩来、董必武报告四川省委工作安排时说道:“自时局严重化以来,此间工作即作最坏之准备与布置”“重庆为西南中心,此地工作之重要性,不下于京沪,仍应加强,不能松懈”。10月20日,中共中央转周恩来、董必武致电吴玉章:四川省委和《新华日报》馆应尽量缩小,多余人员回延安或赶快疏散,并和地下党切断联络,吴玉章、张友渔应坚守阵地。吴玉章遵照中央指示,顽强地坚守阵地。10月24日,他在《哭吾妻游丙莲》一文中写道:“内战烽火遍地,满目疮痍,我何敢以儿女私情,松懈我救国救民的神圣责任。我只有以不屈不挠、再接再厉之精神,团结我千百万优秀的革命儿女,打倒新的帝国主义、新的法西斯蒂,建成一个独立、自由、民主、统一和繁荣的新中国!”

 吴玉章十分重视统一战线和群众工作。公开的中共四川省委成立后,他亲自做了许多工作,使这方面工作得到进一步加强,“尤其是政协的成功,使得进步人士、广大群众感到只有我们共产党有办法,跟着我们和政协路线走,中国就有救了”。从1946年11月起,四川省委的主要任务是领导新华日报及公开的统战工作。

1949年9月21-30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在北平举行。这是出席会议的中共代表团在中南海合影。前排右起毛泽东、徐特立、吴玉章、董必武、林伯渠、刘少奇。后排右起齐燕铭、陆定一、周恩来、徐冰、彭真、陈云、李克农、刘涌涛、安子文(图片来自网络)

 吴玉章非常重视报馆工作,充分利用报纸作武器与国民党反动派作斗争,成效显著。他说,“我们在蒋管区最大的武器是报纸” “我们的报纸在那儿,甚如百万雄兵” 。1946年10月,由吴玉章起草的四川省委给中央的报告中说,《新华日报》很受人民大众欢迎,其销量达到每天一万七八千份,“它成了暗室的明灯”。报告指出:“省委及报馆,是今天大后方一个大据点,我们必须坚持这一岗位,无论遭到什么困难,甚至于牺牲,都是应该去担当的”。这引起了国民党反动派的痛恨,国民党特务和特务小报天天骂“共匪头子吴玉章组织暴动”,煽动工潮、学潮。

 1947年元旦,吴玉章在《新华日报》发表《元旦献辞》,指出:“过去这一年是新时代在战斗中前进的一年”。1月9日,吴玉章在《新华日报》九周年纪念会上发表讲话,说:“《新华日报》是中国共产党在国民党统治区域中的一面旗帜,也是全党和全国人民很宝贵的队伍。坚持把这面旗帜插在大后方,其英勇与成绩,并不亚于解放区自卫战线的战士”。1月12日,吴玉章为《新华日报》题词“千万人民的正义呼声,胜过独裁者的百万雄兵”,在该报公开发表。吴玉章十分善于利用报纸宣传共产党的政策、宣传广大人民的正义呼声。吴玉章说:“我们的报不仅有宣传作用,而且有组织作用”。因此,“敌人恨死了我们的报纸,天天都想封闭它”。

 进入1947年,由于美蒋勾结,国民党加紧反共、扩大内战,中国共产党组织在国统区重庆面临的斗争形势更加严峻复杂,四川省委的工作也更加艰难曲折。是年1月6日,中共中央致电董必武、叶剑英、吴玉章等,指出:应尽量扩大民族爱国主义的宣传活动,帮助在运动中产生的积极分子组织起来,更应尽量揭露美蒋合作破坏停战、打内战、推翻政协、继续独裁的阴谋。2月3日,吴玉章根据中共中央指示精神,指示张友渔与新华通讯社编辑何其芳、《新民报》编辑聂绀驽等个别谈话,指示反美斗争策略。在与中外反动派的斗争中,年近七旬的吴玉章仍充满豪情壮志,2月5日他在《答谢董老寿诗》中满怀激情地写道:“庄诵新诗志益雄,破曹犹必借东风……且喜渝城千万众,情燃烈火遍山红。”

 1947年2月27日,重庆警备司令部致函吴玉章,所有本市中共人员及眷属,统限于3月5日以前一律撤离重庆。次日凌晨3时,国民党派出大批军警包围搜查中共驻渝办事处、中共四川省委机关和《新华日报》报馆等处,将中共在渝249人集中软禁,实行武力驱逐。28日上午,吴玉章先后向重庆市长张笃伦、警备司令孙元良并转张群表示抗议。从此,全体在渝中共人员在以吴玉章为书记的四川省委领导下,执行中共中央的策略方针,与国民党军警宪特展开为期一周的尖锐斗争。吴玉章要求大家保持共产党人的气节和高尚人格,团结一致,不怕压迫,不怕牺牲,相信胜利是我们的。

  3月8日,吴玉章和张友渔等率中共部分驻渝人员顺利飞回延安,受到朱德、董必武、叶剑英、杨尚昆等人的热烈欢迎和亲切问候。

  吴玉章从重庆回到延安后,感慨万千,赋诗一首——《四川省委被迫自重庆返回延安为感》:

坚持党命驻渝州,日报宣传争自由。

剥开画皮人称快,抗议美兵众同仇。

出动军警真无理,视同囚犯岂甘休。

多承周董英明教,全师而退作新谋。

  后来,吴玉章在《重庆工作的回顾》一文中总结道:“在将近一年的工作过程中,我们处在尖锐的斗争环境之下,由于同志们的负责、努力,立场坚定,团结一致,不怕困难,不避危险,始终以极高的热忱艰苦奋斗”。 他说,“我也有决心,有什么乱子,我都去顶住,顶多是牺牲,牺牲也值得,我应该负这个责任,不怕”。杨尚昆曾撰文称赞吴玉章道:“1947年2月28日,国民党反动派派兵包围了曾家岩中共四川省委驻地和红岩村新华日报社,吴老临危不惧,团结全体同志同反动派坚决斗争。他大义凛然地痛斥国民党反动派卖国内战的罪行,表现了无产阶级的浩然正气和英勇不屈的崇高气节。”

  吴玉章在担任中共四川省委书记这一年里,以极大的革命勇气和丰富的斗争经验,冒着生命危险,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革命工作,表现出杰出的组织领导才能和一位无产阶级革命家的英勇气慨,为推动中国革命的胜利发展作出重要贡献。

(载《巴蜀史志》2018年第6期,总第220期)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作者:王友平(中共四川省委党校)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