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巴蜀史志>史料之窗 >详细内容

朱德挽爱将联

作者:杨鸿 来源:江安县委党史研究室(江安县地方志办公室) 发布时间:2018-09-05 浏览次数: 【字体:

1953年,土地改革工作组在四川省江安县梅桥坝(今红桥镇)开展工作时,发现王家收藏的一副挽联,赫然落款为“朱德躬挽”。于是,农会将该联及该户情况向上报,结果查明:王家是朱德部下的营长王凤岗、王鹏九俩同胞兄弟的家属。

1916年初,“二王”跟随朱德奉蔡锷将军的紧急命令,以7000护军讨伐袁世凯十万北洋兵于泸州市纳溪县棉花坡,十多天惨烈血战中,弟兄双双徇国——这一战的胜利,不但改写了中国推翻帝制的历史,而且留下了吴芳吉《护国岩》的名篇,也留下了光照汗青的儒将神联:

公为护国英雄,最难堪,马革裹尸还,玉后珠先,弟兄共入奇男庙;

我悉王郎故里,大可慨,梅花落桥北,肠凄骨断,杨柳双青少妇楼!

此联上联中,一反古人“马革裹尸”为幸的说法,以“最难堪”为已见,不但体现了作者直面现实的仁慈胸怀,沉痛哀悼,也反映了对战争的痛恨与无奈!一个伟人的形象,抚爱将之血躯而泪如泉涌,自然从挽联中展示出来;一股盈盈正气,直教人热血沸腾;下联的“王郎故里”即“二王”两家中夫丧,犹主心骨断,尤如人体骨断,用以比拟两少妇的身心,更把悲情推到极至——直叫人柔肠寸断,何等凄惨!一对年纪轻轻的寡妇怎么度过下半生呀!而杨、柳又正是俩少妇的姓氏……全联情、景、理自然生成!

“朱德躬挽”联有幸被解放前在王家作客的陈永嘉老人目睹而刻于脑海中,于1998年修《江安县志》时,始得载于县志得以传承下来!

趣味日戳:护国

护国岩

趣味日戳:护国

《护国岩铭》刻石


扩展阅读

护国岩词

吴芳吉

护国岩,在永宁河之大洲驿,故松坡将军游钓处也。戊午腊月,余自永宁解馆归,舟行三日过岩下,命舣舟往吊之,一时热泪交并,不能仰视。明日至泸州寓中,有老者颁白也,自言大洲驿人,将军驻驿中时,常采瓜果馈之。因迎老人坐榻上,煮酒挑灯,请话护国岩事,且饮且酌,且倾听,且疾书。就老人所述者述之,护国岩述,述成更酌一大杯奉之。老人笑曰,是述乎,是哭乎。吾曰唯唯,是亦述也,是亦哭也。

一 引子

护国岩,护国军,伊人当日此长征。

五月血战大功成,一朝永诀痛东瀛。

伊人不幸斯岩幸,斯岩长享护国名。

二 记大洲驿事

忆当日,几纷争,闾阖无扰,鸡犬不惊。

问民病,察舆情,多种桑麻与。

视屯营,抚伤兵,瓦壶汤药为调羹。

雪山关,永宁城,旌旗千里无人闻。

沙场天外闹哄哄,儿童路上笑盈盈。

扁舟点水似蜻蜓,五月薰风好晚晴。

芳草绿侵岩畔马,夕阳红透水中云。

双手归鹤逐桡行,银袍葵扇映波明。

伊何人,伊何人,牧童伴,渔父遴。

滇南故都督,护国总司令,七千健儿新首领,蔡将军。

三 记纳溪之失陷

报将军,敌来矣,蓝田坝失先锋靡。

团长陈礼门,拔剑自刎呼天死。

妇女辙轮奸,男儿半磔死。

茅庐比户烧,杀声遍地起,敌兵到此不十里。

既无深沟与高垒,将军上马行行矣。

将军回言休急急,我有三军自努力。

但教城民缓缓迁,背城好与雌雄敌。

报将军,敌来矣,右翼陷落左侧毁。

敌人气焰十倍蓰,彼众我寡何能抵。

弹全空,炊无米,马虺隤,士饥馁。

百姓已过西山址,将军上马行行矣。

将军回言休语絮,风和日暖景明媚。

与尔披衣共杀贼,黄昏不胜令军退。

报将军,敌来矣,东城已陷北城启。

漫天漫地索虏声,如潮澎湃蜂拥挤。

马蹄劈跋已动墙,喇叭喧喧渐盈耳。

百姓去空兵全徙,将军上马行行矣。

将军回言敌来矣,月朗星稀夜何其。

束吾行囊卷吾书,执吾辔缆荷吾旗。

敌兮敌兮吾知彼。小别也纳溪。

四 记誓师词

棉花坡上贼兵满,弹丸纷坠如。

巨炮号六棱,令地震摇人落胆。

一营冲锋去,应声匝沟畎;

二营肉搏来,中途无回转。

三营五营但分崩,浩荡追随如席卷。

霎时血流满长江,马蹈伏尸蹄铁软。

吁嗟众士听我言,计令惟有向前赶。

尔乃共和神、国家干,同胞使者皇天眷。

三户可亡秦,况我七千男儿身手健。

连长退缩营长斩,连长退缩营长斩;

营长退缩团长斩,团长退缩旅长斩;

旅长退缩司令斩,本司令退缩众军斩。

斩斩斩,赶赶赶。

五 记马腿津之战

进营门,报将军:

尔何人?我乃江上野农民,业采薪。

尔何云?北兵偷向江南侵,艨艟二十四,舢板如鳞。

来何处?二龙口下马腿津。

远几许?四十里弱。三十里赢。

将军上马令即行,遥见岸北敌如云。方待渡,趁黄昏。

将军下马令逡巡,一列伏,

一线倚荒坟,后翼伺丛林,

伐鼓在山村,机关炮队据高墩。

月黑风阴,野静潮横;急湍拍拍岸沈沈。

艨艟二十四,舢板如鳞,得意一帆江水深。

炮轰轰,枪砰砰;鼓登登,雾腾腾;琮琮琤琤,飒飒纷纷。

一片马鸣山崩,不辨鬼哭神号。

北人从此不南侵,是之谓得民心。

六 结意

今日者,岩无恙,只苍藤翠竹增惆怅。

犹是军,犹是将,犹是丁年,犹是甲帐。

何为昔爱戴,而今转怨谤。

只为西南政策好,谁知反将内乱酿。

互猜疑,互责攘,互残杀,互敌抗。

一片天府雄国干净土,割据成七零八落、肮脏浪荡。

顾山高水长空想望,益令我思良将。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撰稿:杨鸿〔江安县委党史研究室(江安县地方志办公室)〕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