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史料之窗>详细内容

【方志四川•历史文化】吉怀康 ‖ 西充八百壮士与川军血洒衢州铸忠魂

作者:吉怀康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发布时间:2019-03-01 17:32:32 浏览次数: 【字体:

本文刊于《巴蜀史志》2017年第6期


西充八百壮士的由来

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日本开始向我国华北地区伸出魔掌。当年10月,856名西充热血男儿肩扛“为民先锋”“抗战到底”两面旗帜,告别亲人,开赴抗日前线。他们冲锋陷阵,英勇杀敌,为保卫祖国大好河山抛头颅洒热血,立下汗马功劳,史称“西充八百壮士”。西充八百壮士中的绝大多数人后来都战死沙场,以身殉国,幸存下来并返回西充的壮士,只有李宏毅一人。垂暮之年,李宏毅把自己与西充八百壮士的抗战经历写成《征途札记》一书。他心中始终装着855个兄弟的嘱托:谁要是活着回去,谁就要给西充人一个交代。所以,他必须在生前给弟兄们和乡亲们一个交代。

   李宏毅的照片和他的《征途札记》  王红强摄(源自华西都市报)

2015年,为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由中共西充县委宣传部发起的“追寻西充八百壮士抗战路”大型采访活动于7月30日正式启动,8月15日圆满结束。整个活动历时17天,行程近万公里,途经重庆、江西、浙江、江苏、安徽等8个省市。沿着李宏毅《征途札记》所记述的路线,边追踪,边挖掘,寻找新线索,收集新信息。先后深入九江、景德镇、衢州、金华、南昌等20余个县(市、区)的社区民居、农家院落、战场遗址、烈士陵园、医院病房等进行实地采访,活动大获成功。《南充晚报》为此发表专稿20个版面,对采访活动进行了较全面、完整的报道;西充县委报道组也在《南充日报》刊发了两个专版跟进报道;光明网等全国多家网站转发了消息;《浔阳晚报》、《瓷都晚报》等多家纸媒进行了互动采访报道;湖口电视台还对西充采访团做了专访。

川军血战衢州城

据李宏毅在《八百壮士赴国难》一文中的回忆,1944年6月,他所在的第48军29师78团一千多人守卫衢州城,遭到敌人一倍于我军的优势兵力包围。我军与敌浴血奋战,伤亡惨重。在突围泅渡衢江时,又遭到敌人强大火力的扫射,“顷刻间,血染衢江,沙滩上,忠骸遍地。78团官兵和跟随部队突围的群众计两千多人躺在血泊中。”此役后,“西充八百义勇壮丁所剩无几,78团只活了我一个。”西充八百壮士和参与衢州保卫战的大批川军将士血洒衢州城,挺身铸国魂,谱写了一曲爱国主义的英雄赞歌。

   衢州市衢州区(图片源自网络)

2015年8月6日,“追寻西充八百壮士抗战路”采访团在衢州采访期间,获得大量珍贵史料,以更具体、详实的记载,再现了那场惊天动地、可歌可泣的战役,讴歌了西充八百壮士和广大川军英勇杀敌、宁死不屈的民族气节和牺牲精神。

衢州在浙江省钱江上游,乃浙西门户,东南锁钥,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1944年6月,日军继1942年浙赣战役后,以第70师团主力再侵衢州,企图给守军以歼灭性的打击,并夺取机场,威慑闽赣。我军根据第三战区的部署,以第49军26师78团为主力,另配以105师315团的一个营、26师工兵连的一个排作为加强团来固守衢州三日,诱敌深入,然后围而歼之。第21军145师435团负责保卫机场,434团坚守城南及子午山高地,433团为预备队,随时策应两团的作战。

第26师原属川军杨森部,后划归原东北军系统的第49军;第21军则向为川军。第49军副军长王克俊(西充籍著名抗日将领王缵绪之子)、26师师长曹天戈,第21军副军长兼145师师长孟浩然、434团团长罗心亮、435团团长刘一等都是四川人。所以,保卫衢州城的重任主要是由川军承担。西充八百壮士也多分散在这些部队中。

      浙赣铁路上的碉堡(图片由作者提供)

78团进驻衢州后,即命一、二两营分别扼守东、南两门。日军又从杭州增派了一个旅团的兵力,从6月21日起进犯衢州。6月25日,日军从正面袭击东门,遭到我军顽强抵抗,被迫败退10里。当晚初更以后,在装甲车的配合下,南郊与西南之敌同时发起进攻;东路之敌则以飞机、重炮猛轰城墙。26日凌晨,东门城墙被轰毁坍塌,大南门也被攻破,日军蜂拥入城。我第78团在团长于丕富的率领下奋起反击,逐屋争夺,浴血苦战;我外围大军则因连日大雨,道路泥泞,迟迟未能按时到达指定地点,主力部队没能形成合围之势,无法达成将敌军围而歼之的预期。78团独力难支,伤亡惨重,仅在大南门瓮城内就堆积了200多具尸体。在完成了固守三天的任务后,被迫撤退。由于上级调度失误,在强渡衢江时不仅没有友军的接应,反遭日军从南北两岸以机枪夹击,空中又有日机反复低空扫射。一时尸骸蔽江,水为之赤,竟至下游地区无法使用。包括团长于丕富,营长张雄虎、陈檄文等约三千官兵殉国,惨烈至极,可谓壮哉烈哉!

悲壮惨烈的机场争夺战

衢州机场位于一马平川之地,无险可守,435团团长刘一亲率部分兵力坚守,其余人马协助守城。他们先后五次击退敌人的进攻,杀伤甚众。敌人增派兵力,配以空中轰炸,我方工事被完全摧毁,敌人攻入机场。刘一集合起最后不到一个连的人马,与敌展开殊死搏斗。机场上空硝烟弥漫,刀光闪烁,喊杀声和惨叫声不绝,到处血肉横飞。敌人看出刘一是指挥官,几名日军马上“哇哇”直叫扑上去把他团团围住。刘一身受多处枪伤和刀伤,仍圆瞪双眼,毫无惧色,与敌搏杀。他左劈右刺,最终因体力耗尽,血水、汗水模糊双眼,被一日军少佐抡刀从左肩挥过右腰,劈为两段,满腔热血迸溅天地。其余战士也阵亡殆尽。在战后掩埋尸体时,机场上的300多人大都是被砍断或炸碎的残尸,其悲壮惨烈令人震撼。同为川军将领的孟浩然师长特拟挽联吊刘一:“他乡挥客泪凄风苦雨吊忠魂,何处觅君头野草花间埋侠骨。”战友与同乡深情,洋溢于字里行间。

绝地反攻,光复衢州

衢州沦陷后,第21军副军长兼145师师长孟浩然召集军、总两部派来的高级参谋与本部参谋长,第434团团长罗心亮等商议,决定主动发起反攻,遂于629日全师出动。434团以雷霆万钧之势迅猛出击,穷追日军直至城下。同时,第433435团均奋力出击,向城郊压迫。城内之敌以为我方增援大军赶到,惊恐万状,仓皇夺路逃窜。凡所掠各种军需及民间财物,无一运走;甚至将所有伤病员弃之不顾,更任其阵亡官兵暴尸于野。其狼狈之状,实为少见。

   30集团军总部驻地遗址(图片由作者提供)

衢州战役终以中国人民的胜利而载入史册,给了骄横不可一世的日本侵略者以沉重打击。

    衢州大南门上的日军炮弹痕迹(图片由作者提供)

历史学家、文学家、诗人,衢州先贤刘映璞在其日记体纪实作品《壬午衢州抗战记》中对川军的表现大加赞赏。他说:“南路第26师鏖战之烈,为浙东诸役所仅见。若人如此,净倭寇,收复失地,可以!”第145师434团老兵徐寿祥在其生前的口述史中,也赞扬说:“1944年的龙衢战役,主要是川军。四川兵特别厉害!”又说:“这场战争残酷激烈的程度真的很少见,因为这是一场没有一个俘虏的战争。”相反,日军反被我军俘虏8人。

   大型战争影视巨作《川军团血战到底》图片

西充八百壮士与大批川军将士血洒衢州,以他们的血肉之躯捍卫了祖国疆域、民族尊严。他们的事迹和精神将永垂不朽!

(载《巴蜀史志》2017年第6期,总第214期)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作者:吉怀康

配图:方志四川


来源: 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责任编辑:何晓波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