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巴蜀史志>民俗风情>详细内容

【方志四川• 清明特辑】高海平 ‖ 上坟

作者:高海平 来源:《四川日报》 发布时间:2019-04-05 22:03:45 浏览次数: 【字体:


 回故乡之前,先去小城看望了父母。父亲说,往年很少做关于故去亲人的梦,今年怪气了,几个晚上连续梦到他们,可能没钱花了,托梦哩。父亲要我们回去多烧点纸,他往年都要一块回去的,这两年岁数大了,腿脚不利索了,不回去了。吩咐得紧,我们自然不敢怠慢。

 车子进村后,看见些许村人在绿油油的麦田里锄地,画面生动,春意融融。路过时,一看是早年的玩伴,便停下车来摇下车窗探出脑袋搭上几句话。遇到了几位长者,急忙下车前去握手寒暄。回到村里了,各种规矩还是要遵循一些为好,否则,会招来村人的责骂。童年玩伴,一个个看上去都苍老了几许,招呼他们时,一律露出憨憨的笑,问你一句“回哩啦”,然后紧跟着必然是,“上完坟回咱锅舍吃饭”。听后心中有了丝丝暖意。长者个个精神矍铄,开口闭口都在问候我的父母“怎么没回来呀,他们身体都好吧”之类的话语。我唯唯诺诺,一遍遍地告诉他们,父母亲都很好。


  小孩儿忙着在坟头上挂纸絮,然后拿上麦篮子站在坟头上往下滚。鞭炮燃响了,纸点着了,大人小孩儿在坟前跪了,麻纸和冥币等烧成灰烬,围绕灰烬再画个圈,才叩头。收拾菜碟时,夹几筷子菜扔到坟上,美其名曰让祖宗吃,好过了乌鸦、喜鹊等鸟类。整个上坟程序有条有理,一丝不苟。

特别是大人们态度端正,严肃认真,祭祀祖宗的过程就是缅怀和追忆的过程,小孩儿就带有玩耍的性质在里面了。大人们还会给孩子们指认坟的主人身份,让其铭记在心。上坟之日,也是给坟茔修葺之时,有些坟因雨水冲坏,需要整修的就趁上坟时扛了铁锨去修补;要栽树的,也恰逢其时为祖宗的坟茔添绿增色。

后来的上坟规矩改变了,无须把族里所有的坟跑遍,而是各家上各家的坟。这一改变难免惹得族中老者“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之感喟,然而毕竟顺应了大多数人的意愿。


上完坟后,去看望了年逾八旬的伯母。老人虽常年受病魔折磨,身体时好时坏,曾有几次出现过险情,依然很顽强地挺了过来。她的生命力跟她那与生俱来的倔强不屈的个性不无关系,我们甚感欣慰并默默地祝福她。

在村里待的时间不长,见了一些长辈、同辈,还有几个年轻人。在年轻人的眼里,我们就是陌生人、外乡人。村子里的年轻人大都出外谋生了,有的甚至去了北京、广州等地,剩下的尽是些老弱病残者。这是目前乡村一个普遍现象。

我常常思念着故乡,书写着故乡,却感觉无法再在故乡生存下去了,不知是故乡抛弃了我还是我抛弃了故乡。不过,情依然为之所系,心依然为之所牵。

回到小城,把专门留下的纸钱、毛纸、金箔交给父亲,他要在清明节之夜到十字路口烧掉。年龄大了,腿脚不灵便了,父亲也就只能这样就近缅怀故去的亲友了。


来源:《四川日报》(2019年3月22日)

终审:何晓波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