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民俗风情>详细内容

【方志四川•春节特辑】何民 ‖ 秌腊肉 秌年味

作者:何民 来源:成都日报(2019年2月8日) 发布时间:2019-02-10 11:56:22 浏览次数: 【字体:

年年冬至一过,小区里便可看到许多人家的阳台上都挂起了香肠腊肉,成串成串地在冬日的阳光下散发出诱人的光泽和香味,不觉感叹一声,要过年了!



往年这个时候,我和兰姐早忙开了,割肉腌制,备柴火,做挂钩,然后翻箱倒柜地搬出平时积攒下的那些花生壳壳、核桃壳壳、桂圆壳壳、甘蔗皮皮等一大箩筐,准备秌腊肉了。秌腊肉的秌是我们四川的方言,就是熏的意思。一切准备停当后,便从邻居处借来那个早已被秌得黢黑的汽油桶,挂上腊肉,盖上桶盖,点燃柴火,撒上锯木面和各种干果壳壳,对了,有条件时还要取点柏枝丫、枇杷叶来加上。那些混合着各种芳香味的烟子就不停地往腊肉上秌,铁架上的腊肉就慢慢地变成酱黑色,并散发出阵阵香味。每每这个时候就有邻居喊道,好香哦,哪家在秌腊肉?要过年啰!这个时候我往往是端上一根小凳子,泡上一杯茶,守着那铁桶,看那烟子慢慢地往外冒,闻着那腊肉的香味,心里惬意极了。

 都说自己秌的腊肉香,此话一点不假。那年远在上海的大姐到我家来耍,煮了点腊肉香肠款待他们。大姐一家吃了后赞不绝口,一口一个香字,说:这自己秌的腊肉硬是巴适惨了,二天过年就给我寄点你们自己秌的腊肉,其他啥都不要。



我家秌腊肉,完全是按照外婆教的课程来做。小时候在外婆家,每年冬至一到,外婆就开始念叨:冬至不秌肉,枉在世上过。所以冬至一过,外婆家的灶头炕笆上就挂满了腊肉,任那一日三餐的灶火烟熏火燎地秌。有一年外婆进城在舅舅家过年,一直遗憾:腊肉都没有秌,丁点过年的味道都没有。在外婆眼中,大年三十,端上一碗红亮亮自家秌的腊肉才叫过年呢。

 自从上海大姐交代了任务,我每年冬至前后都要秌上百斤腊肉,一部分寄走,一部分留着自己吃,有客人来,煮上一块腊肉,听到客人称赞好吃,心头也是蛮高兴的。



去年棚改,我们家从棚改区搬到了一街区山茶园。搬到新小区,自己秌腊肉没地了,但腊肉还是要吃的,超市和肉店中早早地就挂起品种繁多的腊制品,要啥有啥。山区的龙池镇还办起了“山货节”,腊味品种更是多得数不清。青城后山的老腊肉更是早早地就上架了。可是吃现成的腊肉,总觉得少点什么味道,少了什么味道呢?年味,就是秌腊肉过程中那种期盼和等待的年味。

来源:成都日报(2019年2月8日)



作者:何民

图片:蓬州闲士



来源: 成都日报(2019年2月8日)
责任编辑:何晓波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