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巴蜀史志>风物名胜 >详细内容

宋代五大花城

作者: 来源:华西都市报 发布时间:2018-08-02 浏览次数: 【字体:

洛阳牡丹称冠 成都蔚为香国

卖声喧市巷,红紫售东风。

只说春无价,谁知雨有功。

蝶随群檐出,莺恨故园空。

松柏何人爱,甘心岩壑中。

            ——(宋)顾逢《花市》

一到花开的季节,宋代的许多城市,各种鲜花纷纷上市,瞬间便成花城。人们纷纷出游赏花、买花、戴花,痴迷着鲜花的美丽,陶醉着花的芳香,享受着生活的幸福。宋代花城,最出名的莫过于洛阳、扬州、开封、临安、成都,江苏苏州、浙江绍兴,安徽历阳则为二线花城。

洛阳

 洛阳是宋代著名的花城,以盛产牡丹出名。邵雍诗曰:“洛阳人惯见奇葩,桃李花开未当花。须是牡丹花盛发,满城方始乐无涯。”城市处处有花市,百姓畅游花海,买花游乐,管弦不断,歌舞不息。欧阳修《洛阳牡丹记》记载:“洛阳之俗,大抵好花。春时城中无贵贱皆插花,虽负担者亦然。花开时,士庶竞为游遨,往往于古寺废宅有池台处为市,井张幄帟,笙歌之声相闻。”

洛阳每年还举办万花会,张邦基《墨庄漫录》记载:“西京牡丹闻于天下,花盛时,太守作万花会,宴集之所,以花为屏帐,至于梁栋柱拱,悉以竹筒贮水,簮花钉挂,举目皆花也。”

扬州

扬州亦是宋代花城,它以盛产芍药闻名于世。苏轼在《东坡志林》中称:“扬州芍药为天下冠。”孔武仲在《芍药谱》写道:“扬州芍药名于天下,非特以多为夸也。其敷腴盛大而纤丽巧密,皆他州所不及。”可以说芍药就是扬州的市花。 

扬州也学洛阳举办“万花会”,张邦基《墨庄漫录》记载:“西京牡丹闻于天下,花盛时,太守作万花会。扬州产芍药,其妙者不减于姚黄、魏紫,蔡元长(蔡京)知淮扬日,亦效洛阳,亦作万花会。”《东坡志林》记载:“扬州芍药,为天下冠,蔡繁卿为守,始作万花会,用花十余万株。”扬州开办万花会,用花十万株,可谓铺张浪费,但盛况可以想见。

开封

北宋首都开封也是座花城。宋徽宗《眼儿媚》词曰:“玉京曾忆旧繁华,万里帝王家。琼楼玉殿,朝喧弦管,暮列笙琶。花城人去今萧索,春梦绕胡沙。”赵鼎在《鹧鸪天》回忆开封词曰:“记得当年全盛时。花弄影,月疏辉,水晶宫殿五云飞。分明一觉华胥梦。”“花城”、“行歌花满路”、“花弄影”,这都是形容北宋首都开封。

孟元老《东京梦华录》形容春季开封是:“春容满野,暖律喧晴,香轮暖辗,芳草如茵,骏骑骄嘶,杏花如绣,莺啼芳树,燕舞晴空,红妆按乐于宝谢层楼,白面行歌近画桥游水,举目则秋千巧笑,触处则蹴鞠娇狂,寻芳选圣,花序坠地,金樽折翠簪红,峰蝶暗随归骑。”开封在春季来临之时就是一座花城,人们赏花、戴花、歌舞、游乐,畅快不已。

临安

南宋首都临安亦是花城。家铉翁诗曰:“沙河红烛暮争然,花市清箫夜彻天。客舍风光如昨梦,帝城歌酒又经年。”李邴词云:“帝城三五,灯光花市盈路。”可见临安城与开封城一样,花市与灯市为一体相结合。  

 明田汝成《西湖游览志》写道:“寿安坊俗称官巷,宋时谓之花市,亦曰花团。盖汴京寿安山下多花园,春时赏宴,争华竞侈,锦簇绣围。移都后,以花市比之,故称寿安坊。花市巷,宋时作鬻花朵者居之。今寿安坊两岸多卖花之家,亦其遗俗也。”可见南宋首都临安的官巷寿安坊整个都是花市。在皇城大内附近的和宁门外也有异常繁盛的花市。

成都

锦城成都,也是宋代著名的花城。成都月月有集市,花市、桂市、梅市都与花有关。赵拤记载:“成都二月花市,各地花农辟圃卖花,陈列百卉,蔚为香国。”大诗人陆游《成都行》诗曰:“倚锦瑟,击玉壶,吴中狂士游成都。成都海棠十万株,繁华盛丽天下无。” 

宋代的四川彭州有小洛阳之称。陆游在《天彭牡丹谱》写道:“牡丹,在中州,洛阳为第一。在蜀,天彭为第一。天彭号小西京,以其俗好花,有京洛之遗风,大家至千本。花时,自大守而下,往往即花盛处张饮帐幕,车马歌吹相属,最盛于清明寒食时。州家岁常以花以诸台及旁郡,蜡蒂筠篮,旁午于道。其(牡丹)大径尺夜宴西楼下,烛焰与花相映,发影摇酒中,繁丽动人。”

来源:华西都市报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