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巴蜀史志>风物名胜>详细内容

温志航 ‖ 众人熙熙 春风唤醒春熙路

作者:温志航 来源:成都日报 发布时间:2019-01-04 23:11:00 浏览次数: 【字体:

成都是一个有着深厚文化底蕴和商业传统的城市,羊市街、草市街、盐市口、骡马市等古老的街名地名便是佐证,“扬一益二”的繁华深植于老成都的记忆中。“和我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直到所有的灯都熄灭也不停留……”从青年路到荷花池,从春熙路到太古里……今天,一条条金街已壮大为一个个商圈。随着敢为天下先的精神和商业消费的传统基因被改革开放的春风唤醒,来自民间的商业激情在成都的街头谱写出更加壮丽动人的乐章。


1924年春熙路建成,这是成都第一条以“路”命名的街道。这条取“众人熙熙,如登春台”美意的商业街,有着悠久的历史文化传承,早已成为成都魅力的代名词。“文革”时它凋零萧条,一度被改名为“反帝路”。改革开放的春风唤醒了沉寂的春熙路。经过这几十年的高速发展,如今这“百年金街”与IFS、太古里融为一体,炼成了“西部第一商圈”。

春熙路人潮如织

老字号新面貌


中华老字号胡开文原在春熙路北段与总府街交界处,上世纪80年代迁址南段。创始人胡天柱是著名徽商,清乾隆时制墨名手,以孔庙匾额“天开文坛”取名墨庄。1924年安徽桐城的李陶泊在青石桥开店,几经辗转,迁来春熙路。改革春风吹拂之后,这里仍然经营徽墨、四大名砚、一品斋笔、夹江宣纸等,也设音乐器材专柜。后来一幢现代化的文化用品大楼拔地而起,销售文化、体育、乐器、科教、仪器、办公、眼镜、工艺、首饰、家具等用品,这不能不说是成都时代变迁的重要标志。我见过一位老奶奶来给孙子买一锭胡开文的墨。毫不夸张地说,她买的是一种传统文化和商业信誉。

胡开文隔壁的诗婢家与北京荣宝斋、上海朵云轩、天津杨柳青齐名,其创始人郑次清是东汉学坛大师郑玄之后,于1924年在羊市街开设装裱店,后迁址这里,增加纸张、印泥、毛笔、折扇等文化用品,同时兼营书画、装裱加工。1936年齐白石大师曾在此刻印作画,求字购画者络绎不绝。其特制的宋锦纸古色古香,是成都独一无二的产品。阴霾荡尽后,被称为“封资修”的文化传统迎来新生,有浓浓文化氛围的诗婢家重新开张。

北段的工艺美术门市部更是老成都难忘的记忆。这里的商品在“文革”中被当成“封资修”扫荡一空,雨过天晴后,它再获新生。这里有著名的蜀锦、蜀绣、卤漆、金银工艺、竹丝瓷胎、木刻水印、绢扇、玉器、挑花、竹帘画、地毯,真是绚丽多彩、琳琅满目!许多外国友人在此挑选礼品。


重新引领时尚潮流


与春熙路同岁的亨得利钟表店位于北段,为成都的时尚与消费发展“报时”。成都人“三转一响”中的手表大都来源于此。改革开放后,原来用工业券购买手表的时代结束了,上海的上海、钻石、宝石花、海达、金雀,天津的海鸥、珠峰、51牌、东风,北京的双菱、首都、长城,西安的蝴蝶、熊猫、延安、红旗,广州的五羊,丹东的孔雀、春兰……商品极大丰富。当年小伙子“扇盒盒”(谈恋爱),戴上海牌1524型号的手表就很洋盘了,后来国门打开,大家的眼光和购买力更高,我也跟风扬眉吐气地戴上了欧米茄。

春熙路当年最著名的照相馆是“新上海”和“火星”。玻璃橱窗陈列的照片也能窥见时代风气。改革开放后“新上海”一改保守传统,让省人艺《克里姆林宫的钟声》的剧照闪亮登场;“火星”则摆放著名川剧艺术家杨淑英的《贵妃醉酒》剧照、著名四川清音演唱家李月秋与爱徒程永玲的合影……过去照相是高档消费,一位姓赵的中年人对我说:“一张一寸的要三角三,一寸半的要五角四,好贵呀!那年我15岁,母亲领着我和哥哥、妹妹去拍了一张全家福,好激动啊!”

位于南段的“云裳”是成都帅哥梳蜡波头,靓女烫刨花头的首选,由一位杨姓扬州人开创,理发师都是有顶级水平的下江人,后改名四川美发厅。改革开放后,“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李福荣担任经理。他大刀阔斧进行改革,大胆培养新人,美发厅装修得富丽堂皇,顾客络绎不绝。我也是常客,感觉这里清洁卫生、舒适美观,师傅技术娴熟细致,服务态度热情周到,从取样、剪修、洗涤到吹梳,每一过程都一丝不苟。理完后,打照背镜,征求意见,满意为止,接着给你送来一张热气腾腾、香喷喷、厚绒绒的高级毛巾,使人感觉心脾清爽,宾至如归。


“耀华”照耀“吃货”的心


上世纪80年代,我因在春熙路东段的市总工会机关上班,常常光顾“龙抄手”。一次辽宁作家朋友来蓉,我请他们品尝小吃,七角钱一份的套餐将龙抄手、叶儿米巴、赖汤圆、夫妻肺片、川北凉粉等一网打尽,客人竖起大拇指赞不绝口。而春熙路西段22号,“耀华餐厅”霓虹灯招牌发出的闪闪光芒,当年更是照耀着每一个“吃货”的心。

这是成都第一家西餐厅,餐厅原系四合院,一楼一底布置雅洁,环境舒适,灯光柔和。“耀华”的俄式牛尾汤、大虾布朗酒、法式牛排、红酒猪扒等,更征服了成都人的胃和心。当年外地人到成都,一定要去“耀华”给家人买些奶油蛋糕、红白芙蓉糕、凤尾酥、奶油球糖,小孩见了这些礼物眼珠子都会发亮。“耀华”的主人黄敬临本系烹饪川菜的大师,他又礼聘原“荣乐园”特级厨师曾荣华主勺。餐厅大之有承办筵席,预约西菜,随堂酒饭,蒸炒俱全,小之有中式面点、西式糕点,耀华的冰淇淋曾在成都一炮打响!

“文革”期间,由于反对一切西方的东西,“耀华”改卖川菜。1981年,东大街新开耀华咖啡馆,主要经营西餐、西点和饮料,每天都有外国旅游团来吃饭,餐厅赚了不少外汇。著名书法家余中英还专门为餐厅写了一副对联:“中天明月斟前满,异国闻香海上来”。1983年,“耀华”开创“音乐餐会”,邀请川音老师来唱歌,客人边吃边听歌,风靡全川。餐厅创新引进外国自助餐形式,还有魔术表演,更让国人大开眼界,次年成都各大酒店餐厅纷纷仿效。除了创新形式,“耀华”还尝试多种经营,开办耀华食品厂,生产糕点糖果、娃娃头雪糕等,供不应求。


当年夜市如庙会


1992年9月春熙路夜市开张,林林总总的摊位、熙熙攘攘的人流、五花八门的商品、灯光通明的夜市、人声嘈杂的叫卖声,让成都人潮水似地奔向这里。夜市以“物美价廉”著称,从下午五点开始,一场商战打响!卖衣服的、卖皮鞋的、卖小家电的、卖盒带的、卖书的……还有很多小吃,应有尽有,像庙会般热闹。这里是成都的聚宝盆,这里诞生了许多发家致富的人。

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流行歌曲伴随着砖头式录音机和盒式录音机进入成都,大多从春熙路流传到千家万户。邓丽君的《小城故事》《甜蜜蜜》《路边野花不要采》、张明敏的《我的中国心》、徐小明的《万里长城永不倒》、苏芮的《酒干倘卖无》、叶丽仪的《上海滩》……一首歌唱红大江南北,春熙路很快就能买到磁带。那时人们头脑里“左”的思潮还未肃清,流行歌曲有人视为禁区。当年李谷一的《乡恋》就曾被定为“黄色音乐”,而我印象最深的是曾在人山人海的春熙路,花八元钱买到《乡恋》盒带。当从老板手中接过盒带,我的手真有点颤抖!


来源:成都日报


作者:温志航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