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巴蜀史志>风物名胜 >详细内容

【方志四川•散文】钱声广 ‖ 理县走笔

作者:钱声广 来源:来源:华西都市报(2018年12月1日) 发布时间:2018-12-03 浏览次数: 【字体:

初冬时节,我随中央文史研究馆“文史翰墨”采风组走进理县。

理县离成都170公里,处在川西平原向川西北高原过渡的门户地段。西汉时这里设汶山郡,正式被纳入中央版图,清乾隆年间设置理番直隶厅,民国初期改厅州为理番县,1946年,去“番”字,改为理县。其境内高峻的皑皑雪山、葱绿的长峡河谷、茂密的原始森林,奔流不息的江河,不仅养育了世世代代藏羌儿女,形成了底蕴深厚的藏羌文化,也构成了其独特而神秘、旖旎而雄奇的风光。

阿坝州理县毕棚沟风光(图片来源:阿坝旅游网)

从成都出发,车行3个多小时,我们到了被称为“神秘的东方古堡”的桃坪羌寨。寨子完整地保存了古羌族的特点,且历经一千多年的风雨和战火,至今依然完整地保留了原貌。那些曲曲折折忽明忽暗的巷道,既是为了生活便利,也是为了防御外敌,即使你走过多次,也有可能迷失其中。更让人叹为观止的是其地下供水系统,利用自然山水,穿堂过屋,流进每家每户,具有生活、消防和避险等多项功能,令同行者交口称赞。这是中国古建筑的一个伟大创举,体现出古羌人的聪明智慧。

位于理县杂谷脑河畔的桃坪羌寨(图片来自网络)

中午在“莎朗风情街”用完餐后,又急急赶往甘堡藏寨。这是一个有着2000多年历史、具有典型的嘉绒藏族聚居特色的大寨子。它依山傍河而建,故得名甘堡,藏语意为“坡上的村落”。还未走进寨子,就远远地看到迎面的半山上刻有一个藏文字。当地一位同志介绍说,这个字是六字真言里的第一个字,念wong,象征智慧,代表着诸佛菩萨的无量智慧,能除掉傲慢之心,我执之心。

理县甘堡藏寨(图片来自网络)

历史和文化是一方土地、一个民族的精神和心灵依傍。文化改变着生活,也正被生活改变着。桃坪羌寨、甘堡藏寨这些独特的文化不仅裨益本土,更引起了国内外民族学、民俗学乃至人类学专家学者们浓厚兴趣,并纷纷前往探秘寻幽。

县里有关同志说,近些年,藏羌文化的人文景观的发掘,也带动着理县自然景观的开发,推动了旅游业的发展和乡村振兴。


杨华珍藏羌织绣作品《奔鹿》(图片来自网络)


藏羌织绣(图片来自网络)

次日一早,我们从理县县城出发前往毕棚沟。说是沟里这两天一直在落雪,大家裹上了厚厚的冬装。汽车在弯道上爬升,海拔高度也在不断上升。

大家透过车窗看到四周高山之巅,白雪皑皑,团团柔软的白云飘逸浮动;山腰林木森森,虽未被白雪覆盖,但已改变了面貌,浓淡相宜,色彩纷呈,让人不禁为这神话般的仙境所迷醉。

到龙王海时,大家迫不及待地下车,竞相一饱眼福。龙王海实则是一个湖泊,以及它上游的清泉湖、大雪塘等,可能是若干年前因地震形成的堰塞湖或因山水冲击而成的。


理县毕棚沟风光(图片来自网络)

湖面并不宽,水却不浅。清清的湖水,清澈澄明。这湖水也并非是一成不变的,要视山上水流情况,故而有时激越,有时平静,有时开阔成浅滩,有时跌落成飞瀑。

当地人用了最具能量的词龙王海为这个湖泊命名,彰显水的力量。正如唐代诗豪刘禹锡所云,“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山因水变得更加挺拔、灵秀、峻美,水也因山而越发幽深、纯净、柔美。山水是中国绘画艺术中不可分割的两种元素,成为一种审美原型。

理县毕棚沟风光(图片来自网络)

书画家们对着雪山、森林、湖水从不同的角度选景,按下快门。远山近水,近水远山都成了他们的创作素材。

在清泉湖畔,有一位80高龄的山西画家,籍贯四川泸州,站在雪地里,背靠着那棵沧桑遒劲的古松,请我为他按下快门。

他说,画了一辈子松柏,这棵是他梦中经常出现的。他那虔诚的表情,还有那圆梦的激动心情,让我感动和难忘。

是的,这棵松树的树龄已有千年之久,它虽久经风霜,历经磨难,一身伤痕,却依然挺拔傲立于这大山深处,深深地爱着这片土地。

理县毕棚沟风光(图片来自网络)



作者简介:钱声广,中共党员,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经济管理专业毕业,大学学历。曾任成都军区空军招收飞行学员中心主任、中共四川省委统战部办公室副主任、中共四川省委统战部党派工作处处长、四川省人民政府参事室副主任、四川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副馆长,现任四川省人民政府参事室(文史研究馆)一级巡视员。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